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孙肖】期年 125~141 完结

从头开始阅读


125

    孙翔今天的心情有点复杂。
    荣耀的官方论坛有一个专门的联赛讨论版,里面包罗万象博大精深。上到历年联赛录像整理合集下载包,下到荣耀历任女选手私房闺蜜照,高深至喻文州手速波动与黄少天刷屏字数的对数回归拟合曲线,浅薄如张佳乐今年再夺第五亚楼主要吞几个茶轴键盘......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里面说不到的。
    孙翔其实不太来这个地方。一来是普通人和脑残粉的观点总是失之浅薄偏颇,孙翔往往嗤之以鼻;二来,孙翔自己的名字也常常被挂在首页上千夫所指,拿来和各种年代的各类选手比来比去,随之而来的往往是冷嘲热讽。他自己也颇生气不忿过一些日子,后来同样的陈词滥调见得多了,孙翔也就懒得再去细看那些阴阳怪气的说辞,两眼一翻干脆眼不见为净。
    可是今天,孙翔在屋里左右兜圈了半晌,还是没忍住披上马甲登陆了论坛。孙翔倒不是想回去再考察自己的名声,而是他真的有些想不清的事情......想不清到需要找个人最多嘴最杂的地方来理清心情了。

126

    联赛第十八轮,轮回主场对雷霆9比1大比分获胜。赛后的媒体报道中,轮回团战获胜的关键被归纳为了简单的两点:一是孙翔长驱深入对肖时钦进行的攻击牵制,二是轮回依靠孙翔的box-1对雷霆精致战术的暴力碾压。

127

    孙翔这两天的训练状态比较低落。事实上,在这个比赛已经完成了复盘、战队得到充分修整的星期一,整个轮回战队的日常训练都还没有回归应有的节奏。肖时钦分割围击的手法和精打细算的意识,仅仅通过一场半小时多一点的团战,就已经深深地影响了选手的竞技状态。草木皆兵、极端防守、无意义的视角转动......这场团战留给轮回的阴影至今还在几个年轻人的脑海里盘旋不去。
    江波涛和方明华在训练室里小声商量了一一会,最后宣布这天下午的团战训练取消,选手自由活动。
    “大家需要找回一点身在轮回战队的感觉。推荐你们去网游里虐虐菜。”方明华如是说。

128

    孙翔在论坛里上下翻动,找出一个写着自己名字的讨论帖点进去。帖子里阴阳怪气的句子他早就见怪不怪了,唯独这次有了一点新鲜作料。帖子从一叶之秋加盟轮回之后的常规赛表现开始说起,谈到孙翔擅长的所谓无脑流战斗法师,结尾附上斗神一叶之秋的今昔战斗力对比,最后留了句语重心长的感叹:“孙翔大大什么时候能长点儿心啊?”
    孙翔面无表情地翻着这段老生常谈,心里小声地骂了句街。
    后面几楼不是附和就是灌水,又过了几楼才有人说,“我看他去轮回以后心好像长出来点啊?没看见上周常规赛么,专业破雷霆一百年,这战术意识!”
    楼下还有人接茬,“孙翔这场需要战术意识吗?打机械师手法这么熟练,说到底还是无脑流。 孙翔专业拖死肖时钦一百年,呵呵。”
    往下的楼整个就歪了,嘲孙翔的有,嘲肖时钦的有,嘲嘉世的有,嘲轮回买了孙翔的有,嘲雷霆接肖时钦盘的有,然后又扯回了张佳乐背叛百花今年有没有五亚,巅峰时期的孙哲平和巅峰时期的于锋哪个更厉害一点——等等等等躺着也中枪的大乱斗。
    孙翔抱着头趴在键盘上,aeilunhegiwurtbgo;enrvuhai;o。
    孙翔觉得特别特别烦。孙翔后悔了,他就不该再去想这场团队赛,现在他只想找点东西冲冲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冲得越干净越好。

    没事瞎看什么论坛。早知道就听了方明华的,应该回网游里闭着眼虐菜。

129

    假如不是因为那是肖时钦,这场胜利已经堪称完美。孙翔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破开了自己最恶心的牵制,完成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碾压。
    这一切都是孙翔想要的——一支与他的个人能力相匹配的队伍,可堪后继发力跟随他突破步伐的队友,高效及时的战术交流,灵活恰切的火力牵制,假如要孙翔给这场团队赛里面的团队配合一个评价,他会说——舒心。单兵突破的操作碾压正是孙翔最喜欢做的事情,而在这场团战里,孙翔简直是超常地发挥着他的优势,在重重阻碍下近身捕捉了雷霆的指挥塔。更何况,他甚至都不需要将那个声名远播的机械师一举拿下,他需要的仅仅是拖。 前突、翻滚、近身、纠缠......吸引住肖时钦的注意力,让他不要注意别的地方,让他看向自己。
    专心地、无处脱身地、无暇他顾地,只看向自己。
    这本来就是孙翔最擅长的事。

    可是孙翔竟然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130

    他们分开了。他们找到了各自想要的生活。他们惶然地告别了那段干涸枯萎的岁月,各自钻进这一锅浑水里相忘于江湖。而当年他们努力磨合又不知所终的各种各样的战术,也终于随着那些被淡忘的阵痛,被掩埋进了记忆的泥沙。

    这还能是什么呢。这是孙翔对肖时钦说,你看,我离开你了。我和你曾经磨合得有多痛,而今我的风格在新队伍融合得就有多么好。而今我还是那个我,你还是那个你,可你一度难以适应的战术,毕竟有更好更强大的队伍能跟上的。
    肖时钦被这场团战甩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啪!
    你当年那些左思右想忍让磨合终归无用。你仅仅是,不够强,配不上,罢了。

131

    孙翔在赛后几乎是慌乱地寻找过肖时钦。这明明是他等待已久的胜利,用他喜爱的方式、擅长的风格,从头至尾强硬地掌握节奏,这样赢来的一场近乎完美的胜利。孙翔在这场战斗里居功至伟,他可以兴奋、可以高傲,甚至可以不屑一顾。然而这些竟然都没有。
    这场团队赛不仅打疼了肖时钦,打疼的还有孙翔自己。

132

    孙翔在淋浴间里烦乱地扯掉了套头的针织衫,又乱糟糟地蹬掉牛仔裤,随手揉一把头发就迈进了淋浴间。
    给我点水,对,凉水......我靠冷冷冷冷冷!!!
    孙翔在淋浴间里跳着脚去扭热水阀,冷不丁一块东西当啷啷地被碰掉在地板。
    亮黄色的一个小东西,拴着金属色的长链子,本来被随手挂在水阀下面,也挂了好些日子了吧。

133

    ......还挺漂亮的。孙翔把那块塑料积木捡起来,数不清第多少次地去看它张扬的颜色和细砂纸打磨过的棱角。手指无意识地磨蹭着积木的边缘,机器抛光的表面在水流的重刷里愈发鲜亮。
    当年与它拼插在一起的精致城堡业已荡然无存。
    孙翔闭上眼睛,把头发浸在温暖的水流里。 咔哒的一声微响, 那一块塑料的积木被扣在瓷砖的墙壁上。

134

    坚硬的,轻飘飘的。
    来自鲜花、灌木或者热带鱼的尸骸,又曾经在高温高压里积年沉睡。
    流动着翻滚蒸腾,热烈地积累能量,却又无知无觉地压抑多年。直到一朝被提炼出来得见天日,染上了颜色,穿了孔系了线,再也走不脱......
    并不冰冷,却也说不上温暖。人工造物么。

    奥兹国的女巫剪开铁皮人的胸膛,把一颗心放了进去。

135

    轮回战队主场迎战雷霆的那个晚上,赛后。

    孙翔在多方授意之下没有出席新闻发布会——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想出席什么新闻发布会。而没有出席新闻发布会的结果就是,孙翔表情复杂地在选手准备去逛来逛去,心情纠结,又有点郁郁的期待。
    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想看肖时钦一眼的。刚刚结束的比赛给他的冲击太大,可他更是压抑不住地想要来见肖时钦——
    哪怕只是远远地确认一下他的表情。

136

    肖时钦、方学才跟米修远提着外卖回来的时候,就在走廊尽头见到这么一个瘦高的身影。孙翔曾经的高傲全都变成了郁闷,仿佛刚才输了比赛的是轮回,孙翔倒是团战失利的罪魁祸首。
    “孙翔?”肖时钦疑惑地喊他。
    “啊?”孙翔像是完全没准备好应对这样一场相遇,满心的纠结都僵在了脸上,呆滞了两秒才慌乱地把自己武装起来:“小事情!”
    “嗯。”肖时钦却是意外地放松自然,带着自家的副队和新人迎上来招呼。
    “今天打得不错,意识很好。”肖时钦说。
    “那还用说吗?”孙翔撇撇嘴,眼神里终于有了点得意。
    孙翔前辈这是干什么来了?米修远在心里腹诽。赢了我们还不够,还要来选手区耀武扬威才舒坦?
    “轮回的战术体系也很适合你,这半年适应得不错。”肖时钦又说。
    孙翔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眉毛恶狠狠地皱起来,又变回了不屑一顾。
    “那当然,你们可差得远了。”孙翔最后鄙夷地看了方学才和米修远一眼。
    莫名其妙啊这人?
    肖时钦似乎也局促起来,想来想又问,“怎么还没回俱乐部啊,不早了。你忘记东西了?”
    “唔......”孙翔被这么一问倒是支支吾吾起来,含糊地回答,“差不多吧。马上就回去了。”
    孙翔往轮回的选手区方向撤了两步,做出一副“老子这就走谁稀罕和你说话”的样子,眼睛却还期期艾艾地看着肖时钦,最后估计是觉得自己太过无聊,转身大步地走开了。
    米修远头上的黑线都要挂下来了,雷霆的三人齐齐目送着这位专程放嘲讽的轮回选手莫名其妙的背影。
    “......孙翔!”肖时钦忽然上前两步。
    “啊?小事情?”
    肖时钦忽然心软了。孙翔想对他说什么,他隐隐约约可以猜到。可是还有什么用呐......
    就仅仅是,见不得那样的眼神。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想让他稍微地开心一点。
    肖时钦低头翻着手里的外卖袋子,从最底下掏出一个热乎乎的汉堡。
    “刚好买多了一个,你干脆......”
    “队长?”米修远低声地唤着。这可是队长掏腰包买来奖励大家的,干嘛要拿给轮回的人啊!何况根本就没......
    肖时钦把包好的汉堡塞进孙翔手里,竟然还笑了一下。
    “别告诉别人啊。”

    孙翔手里捏着那个软软的汉堡纸包,怎么拿着都别扭,干脆随手塞进了包里,恶狠狠地对着方学才和米修远来了句“不要随便再输给别人!”,扭头迅速地走远了。
    这什么人啊,一个汉堡就收买了?
    今天的米修远也跟不上孙翔的思路。

138

    那个软软的汉堡包上还带着新鲜的温度。孙翔低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手心里的芝士味道就甜了他一路。

139

     那天晚上轮回战队的复盘小会拖得略晚。一则肖时钦的风格导致这场战斗的细节很多,二则这场战斗本身的时间,也略长了些。
    这场复盘对孙翔简直又是第二场的折磨。好不容易被纠正一些的心情又跌回了谷底,还偏要强作镇定冷静客观地回顾自己强突肖时钦时的优劣得失。
    夜静水冷,等到孙翔回到自己的宿舍,肚子却又饿起来了。孙翔从背包里翻出肖时钦给的汉堡,剥开包装纸咬了一口。
    牛肉碎肉汉堡配培根蘑菇,加甜甜的蜂蜜烧烤酱。意外地没加洋葱屑,倒是一股清爽的酸味显出了存在感。
    这完全就是他们常光顾的汉堡店里肖时钦自己最喜欢的那种汉堡。肖时钦每次还都告诉店员不要洋葱,酸黄瓜倒要多放,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哪那么恰好多买一个,当我这么好骗......
    漫长的复盘时间过去,汉堡整个的冷掉了。孙翔烦闷地把汉堡塞进嘴里食不知味,胸口闷闷地发堵。

    孙翔被这场艰难的胜利磨得生疼,疼到心里那么一块暖黄色的回忆,都硬生生裂开了缝隙。
    暴力摧毁精致,繁琐回归原始。
    既然绕过了漫长苦闷的一圈注定还要回归原点,那我们一起复过的盘、讲过的话,一起谈过的战术、说过的想法,各自的理解和退让,还有曾经相信的未来......又往哪里去了?
    明明还没开始,明明以为......还来得及的。

140

    汉堡冷了就难吃了。芝士发干,牛肉发硬,生菜在潮湿的空气里都打蔫。
    孙翔心里说不出来的烦,一个人在屋里转来转去。最后好像自己跟自己较劲一样生气地踢着桌子腿,咚!
    我靠疼死了......
    孙翔光脚穿着人字拖,脚趾正撞在桌子的棱角上。这一下疼得孙翔天昏地暗,扶着桌子就溜到地上去了。
    妈蛋要不要这么疼啊靠靠靠......
    孙翔的嘴里还塞着那个汉堡,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过了两秒钟,才恍惚听到两滴水打在木地板上的声音。
    啪嗒。
    要不要这么矫情啊,说好的流血不流泪呢,一个桌子腿就缴械了。
    啪嗒。
    都怪汉堡太难吃。闲着没事买什么汉堡恶心我......
    啪嗒。
    又不是小女生了孙翔你哭个球球。
    啪嗒。
    疼......
    
141

    只是当时已惘然。
    
END



free talk


评论 ( 74 )
热度 ( 307 )
  1. 尤纳菲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