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触觉残留

R 原作向 一发完  @IceCocoCola 表示我不会写R 我决定证明一下自己 然后发现真的不会写R(


================================

00


其实有些话,不说出来,彼此也已经心照不宣。

可是偏有人格外在意,也许是想不通吧。仿佛不经过什么仪式,就不承认,就不安稳,就不算作拥有。


01


挑战赛总决赛的前夜,肖时钦最后设定了一遍酒店的冷风温度。终于一切准备都做完了,帐号卡也收好了,没有什么纰漏了。以往,睡前躺在床上确认这些繁琐的细节,是肖时钦安抚自己的方式。而今天,熟悉的安稳感觉,竟然没有如期而来。

焦虑和不安是勒着心脏的两根绳索。肖时钦侧身闭着眼睛,在梦和醒的边缘处沉沉浮浮。B市的天空被城市的灯光映得不安稳,空调声也不安稳。脑海中杂乱的思绪和画面渐渐地熄了,而后有人从隔壁床掀开被子过来,合身撞在他胸口。

“小事情。”


梦境里天旋地转,小行星坠落地球。


肖时钦被撞醒,手还是软的,无意识地“嗯”一声。而后轻易被孙翔占领了怀抱,轻快地贴上来,找一个熟悉的姿势。

肌肤相触,呼吸带来舒适又放松的一点点热。距离太近,两个人却已经习惯很久。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肖时钦想。

在嘉世第一次配合训练的时候,肖时钦就明白,他对孙翔的一切研究和猜想都是正确的。这是一个靠直觉打比赛的人。

后来才发现,这个人的直觉不仅仅在赛场上。

谁是利用他的人,谁是孤立他的人,谁是捧杀他的人,谁是对他灌注了期许却在细节上不闻不问的人。

谁是在每件事上替他想,一定不会带来伤害的人。

孙翔不说,可能也并没有一个个梳理思考过。然而直觉就这样转化为行动,目标明确,内外分明。


“睡不着?”肖时钦小声地问。

“一会就睡着。”孙翔答。

黑暗中,两个人挤挤挨挨地躺在一起。过了半天,孙翔的眼睛还睁着。肖时钦知道孙翔为了迎战君莫笑做了许多准备,睡前又和邱非对练好几把,兴奋也许还没消退。

“休息吧。”肖时钦犹豫一下,轻声说。


肖时钦曾觉得孙翔是一匹孤狼。然而孤狼心中也有直觉构建的安全的巢,只是此前从未示人。

忘记了是哪一天,孙翔数不清第几次抢boss吃了瘪又被稀里糊涂安抚住。晚上孙翔抱着一包薯片突然来了他宿舍。脸上低气压的痕迹还没褪尽,挤在他旁边,不声不响看他复盘。

肌肤的热度隔着队服也能感觉到。肖时钦故作镇定地听他咔咔的咀嚼声,想不通这是交流战术还是深夜寻仇。忽然一片薯片递到唇边。“要吗?”

令人措手不及的信任就这样来了。孙翔把他拽进巢里,尾巴一圈,从此两个人再也没走出去。

在那以前,孙翔打团队不带脑子。因为越云一群菜鸡,嘉世一盘散沙,没人值得相信,脑子带了白带。

那以后孙翔打团队依旧不带脑子。因为有了肖时钦,肖时钦又总是不会错。于是脑子什么的还重要吗。


“小事情。”孙翔说。

“嗯?”肖时钦睡意上涌,从咽喉深处挤压出声音。

“我们明天......”孙翔的思绪飞得太远,肖时钦一时跟不上,于是便等着他。

“明天我把第一顺位让你,你可要好好打!”孙翔飞快地把话吐出来,肖时钦还来不及惊讶,孙翔又接了一句,“还有。”

这一句本就足够没头没尾,肖时钦只觉得莫名其妙。末尾又吊着人心思,于是只得耐心等下文,等了半天,身边却了无生息。

一直到肖时钦在心里把明天的出场顺序既定战术都复习了一遍,猜尽了孙翔可能问的问题,孙翔才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再度开口。

“我们赢了以后。”孙翔说,“我们赢了以后,我有话要告诉你。”

一句奇妙的发言。思路太跳脱,和上一句简直前后矛盾。语气又太笃定,仿佛挑战赛冠军收入囊中,只剩下时间问题。后半句太模糊,说出来与没说又有什么区别?

奇妙的是,肖时钦竟仿佛被孙翔的笃定和模糊安抚了。焦虑的绳索松开了一个扣,又有什么模糊的东西涌进来,把悬着的心重新填满。肖时钦隐约知道孙翔指的是什么,也认同比赛还是重要太多,此时不该分心细想更远的之后。想了想没什么破绽,于是安抚性质地笑一下,说好。

孙翔像是终于了结一桩心事,身体可感知地放松了下来。又和他挤了一小会,最终回自己床上睡觉。

温暖的体温和模糊的期许却留下来,让肖时钦不切实际地感到安稳和充实。

那是肖时钦九赛季夏天的最后一个好眠。



外链




11


肖时钦被咳嗽呛醒的时候,孙翔正展开被子铺到他身上。手脚被好好地放平,然后被子覆上来,边缘仔细掖住,像是认真地编织一枚安全的茧。

柔软、干燥又温暖,谁都不再受到伤害。


孙翔靠在床头,不笑,只是看着他。半晌,拆开一颗喉糖,塞进他嘴里去。

后来他们就着这样的姿势絮絮地讲了一些话,肖时钦记不清了。只记得孙翔说你要吃药,你要去医院,我刚才告诉食堂给你做一碗粥。

肖时钦想说粥也许没有用,我吃不下去。而疼痛大概也没有用。

最后他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又睡过去,身边笼罩着另一个人的体温。


12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总决赛的前夜,肖时钦最后复习了一遍明天的战术细节。终于一切功课都做完了,队服和挂牌也收好了,没有什么纰漏了。

肖时钦躺在酒店单人间的床上,其实并没有焦虑,反而隐隐感到期待。

K国世界强队,队长又是个剑走偏锋的召唤师。全球流补位控视野都一流,手速爆炸,丰富的换位和瞬移又让他变得无比难抓。

叶修拍板,分割围击,放弃阵地战,以万变应万变,全球流对全球流。

于是核心落在了道具众多的机械师头上。


战术构想过几百遍了,地图尚未公布,而肖时钦充满期待。现实逐渐褪色成梦境,情境又异样地熟悉。

梦境里天旋地转,小行星坠落地球。


肖时钦头晕目眩地被撞醒,无意识地“嗯”一声。有人穿着睡衣挤过来,姿势令人感慨又怀念。

“小事情。”


心情却换了位置。战斗法师和魔道学者同时打制的瞬间移动是明天的杀手锏,怀里的人不讲话,身体的紧绷却不需要温习就能被轻易看穿。

“谁给了你房卡?”肖时钦甚至笑了一下,“是不是叶修?”

“......小事情。”

可能是出其不意突然袭击却被轻易揭穿,孙翔不满地在他耳边念叨。

“小事情,明天......”孙翔被比赛的事压得不满又焦躁,甚至抓了抓头发,“明天我......”

时移事易,他们都不一样了。拥有了新的队友,面对着新的挑战,手中握着难以预知的未来。

而肖时钦知道,有些东西,经过多久,大概都不会变质。也许会踏上旅途,但终会归来。

“明天我们赢了以后。”肖时钦说,一字一句,“我们赢了以后,你有话要告诉我。”


孙翔突然停止了动作。像是这句话给他带来了太大的冲击,他的眼睛睁大了一些,呆滞地消化了一会。

“我们赢了以后。”孙翔的眼神四处闪烁,不知看着哪里,而后又像找到焦点似的,在黑暗里又落回肖时钦身上。

“我们赢了以后,我有话要告诉你。”

两个人无声地笑了。这句话似乎有魔咒附在上面,孙翔的身体可感知地放松了下来。孙翔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和他挤了一小会,最终撑起身体要走,却被扯住手腕。

肖时钦往旁边挪一挪,让开一半的被子。被留宿的人却不领情,肖时钦无奈地由得对方挤进怀里,依旧是从前熟悉的姿势。年轻人的腰背柔韧紧实,皮肤与骨骼间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触手温凉,又令人心安。


“睡吧。”

一定有这样一个明天。


END





评论 ( 54 )
热度 ( 3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