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伞/修/橙】 - Your Red -

主要人物是叶修苏沐秋苏沐橙CP请自由地......

这其实是某篇彩漫的同人(大误)......

作业用BGM:

http://www.xiami.com/song/
2112006?spm=a1z1s.3521865.23309997.2.QXCYEN

温暖人心。

---------------------------------------------------------------------------------




叶修觉得自己出离了身体的极限。似乎有一瓶矿泉水砸在了背上,可是高速的奔跑中他甚至感受不到疼痛。他不敢停,也不敢回头,追他的人近了,他依旧在跑,不停地跑……
外套下摆被拉住了,一股蛮横的力量拖着他停下,手却还被拉着继续向前。他觉得自己仿佛就要裂开。
带他逃命的人返身回来救他,没有用,反而挨了一拳在脸上。
还是得跑。只能跑。叶修从没这么后悔自己这些年逃掉的锻炼。几乎是燃尽了能量从自己的外套里挣出来,叶修感觉半边手臂都被人拖住了向前跑去。
他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两条腿了。
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清晰的叫骂钻进耳朵:“秋木苏!一叶之秋!有种打黑赛,有种别跑啊!”



夜深了。嘉世俱乐部的一层过了熄灯时间,走廊里都已经黑了下去。苏沐橙沿着楼梯下来,只看到隐约的光影,从训练室照进楼道里。
训练室里还有人,这并不令人意外。苏沐橙熟门熟路地走到饮水机边,捧起一个熟悉的马克杯,沏了一杯绿茶。H市的冬天来得并不早,然而早晚的温差依旧大到了让人添一件外套的程度。苏沐橙回嘉世的时候衣服没有穿够,到这个时候手指还是僵的。
键盘声短暂地停顿,叶修摘下耳机转过身来。
“沐橙?回来了?”叶修推开电脑桌,椅子往苏沐橙的方向滑了过去。
“嗯。”手中的绿茶香烟袅袅。苏沐橙捧着杯子,觉得手指终于暖了回来。
“第一回拍广告,紧张吗?”
“有点。”苏沐橙歪头想了想,马上又眯着眼睛笑起来,“不过乾茗绿很好的。”
“嗯,是啊,给你打扮半天。”叶修扬起嘴角。
“嘻嘻。”
苏沐橙明显是画过妆的,虽然已经卸掉了。发型也被重新整理过,和平时的小女孩打扮大不一样。在苏沐橙出道的第四赛季,联盟解除了18岁注册的年龄限制,大批有天赋的选手涌入职业联盟。然而作为联盟少有的女性选手,苏沐橙依旧获得了陶轩在幕后的有力助推。刚刚入冬,她就获得了一个代言机会,为嘉世战队的死忠赞助商乾茗绿拍摄平面广告。

这一拍就拍到晚上十点以后。说不担心是骗人的,叶修一直在训练室看录像,其实也是等苏沐橙回来。而今见到她没缺胳膊没少腿,还能照样泡茶,叶修才算放了心。

苏沐橙抱着茶杯凑上来:“你看什么呢?”
叶修指了指电脑屏幕:“今年霸图来了一个新牧师,很有想法,他们的战术体系也完善了不少。你看他们上周对微草的比赛......”

苏沐橙把绿茶放到桌上,和叶修一起去看录像。叶修一边分析,一边也是在梳理思路,尤其是石不转与大漠孤烟的配合,都会暂停重放,并且询问苏沐橙的看法。作为拥有超远攻击距离的枪炮师,苏沐橙的大局观日趋完整,现在所需要的,只有时间的磨炼。
想到这里,叶修不由得抬眼去打量苏沐橙。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意识到,苏沐橙已经成年了。这个自己一直保护的小女孩,已经可以操作着沐雨橙风,骄傲地和自己站在同一片战场上了。 
感觉到叶修的眼睛忽然盯住她不动,苏沐橙也扭头看了回去: “嗯?我怎么了?”
叶修的眼神跳了一下。
“脸上有东西?”
“......嗯,”借着显示屏的光亮,叶修迟疑地点点嘴角,“化的妆,没卸干净。”



“我外套叫他们拽走了。”叶修抱着肩膀,哆哆嗦嗦地走在H市的大街上。
“PK掉装备,多正常的事。”苏沐秋也把领子立起来挡风,说出来的话变成白色的气,一团一团地升起来。
“真人PK也算啊?咱这一场的奖金还在那外套口袋里呢。”叶修把手盖在嘴边取暖,说出话来瓮声瓮气的。
“嗯,我知道。PK掉金钱,更正常的事。”苏沐秋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你经验没掉吧?”
“你才掉经验呢,你还掉四围,你节操爆了一地!”叶修一边搓手一边漫无边际地喷垃圾话。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节操爆了一地。”苏沐秋冷得跺了跺脚,一脸痛心疾首。
打黑赛的事,两个人并不是第一次做了。不过常在河边走,终于湿了鞋。这次虽然赢了比赛拿了奖金,却被对手纠结几个小流氓,在网吧后门堵个正着。叶修觉得这次已经够惨了,更惨的是苏沐秋干脆就把外套忘在了网吧椅子上——这个时候再回去拿,跟找死还有什么区别?
“咱吃饭的家伙没掉吧?”苏沐秋终于还是关心了一句。
“没呢。”叶修伸手,两张银白色的一区首版卡正躺在手心里。
叶修还是有点沮丧。两张账号卡是保住了,人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本来是打算拿了这笔奖金,和苏家兄妹过个安生年的,苏沐秋还说要给小橙添件衣服——这一折腾,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我有点想我那件外套。”叶修避重就轻地小声嘀咕。
“淘宝给你买个新的。”苏沐秋脸上却一副云淡风轻。
“谁用得着你。对了你还有钱吗,咱怎么回去?”
“......”苏沐秋摸摸口袋,罕见地沉默了。
“......”叶修看着苏沐秋,冻得发青的脸好像更青了一点。
“......哥们,你懂的。”苏沐秋愈发痛心疾首。
苏沐秋的零钱也揣在了外套口袋里。H市的冷风里,两个人身无分文。
“那个,跑步回去吧,运动运动还暖和。”苏沐秋眯着眼睛笑起来,表情特别特别真诚。
“......从这回家有25站地。”叶修的空间定位能力一直挺好。
“嗯,所以等我们回家的时候正好吃晚饭。”苏沐秋的思维里充满了希望。
“......”叶修一脸“懒得理你”的表情,低着头默默跑了起来。
多锻炼锻炼身体,说不定下次就能保住外套和奖金呢。



“没卸干净......?”苏沐橙伸手去抹嘴角。一道艳红色顺着嘴角晕开,像是一个滑稽的笑容。
“还有吗?”苏沐橙揉了揉嘴角,抬起头问叶修。
叶修愣了一下。
“嗯,还有。”

苏沐橙仰起脸来,叶修沾了一点茶水给她擦那道口红。
“你笑什么?”苏沐橙忽然问。
“我没笑,严肃点。”叶修一边说着,嘴角愈加无法控制地弯了起来。
“就是笑了,笑什么呢。”
“想笑就笑......噗。” 叶修眯着眼睛给她擦脸,想要忍笑还是失败了。 
“是不是又想起我什么糗事来啦?”叶修这样的时候,总是会憋不住说出点好玩的事情。
“嗯......这个不能说。” 叶修笑得意味深长。
“真的不能说?”
“噗.....对了,我跟你提过没有,霸图那个牧师......”
“......”苏沐橙无奈。
“我再给你看段录像?”



“终于......活着回来......了......”苏沐秋整个人都靠在了楼道边,仰起头来喘气,一脸欲仙欲死。
“......”叶修特别想嘲讽两句,可惜声都发不出来。他不是欲仙欲死,是已经死了。
两个人从阳光明媚一路跑到华灯初上,夜里的风也是一阵冷似一阵。不要说是租住的小地下室,哪怕是一堆废报纸,叶修现在都可以躺进去失去知觉。
苏沐秋扶着墙过去开门,掏出钥匙来又停下了。
“哎,我说,”苏沐秋转过脸来,对叶修招了招手,“你说小橙现在回家没?”
“肯定回了吧。”叶修也扶着墙蹭过去,上下牙时不时的磕在一起。
“嗯,我也觉得。”苏沐秋压低了声音,“那你说她看得出咱俩打架了吗?”
“看不出吧......”叶修觉得有点好笑。苏沐秋这么看得开的人, 好不容易跑回家了, 到了门口反而思前想后。叶修借着楼梯口的光去看苏沐秋的脸,想起来他今天为救自己挨过一拳,正磕在下巴上。
打人不打脸,有没有素质.....叶修在心里默默吐槽。天光暗了,看不清晰。他又揉了揉眼睛,盯着苏沐秋看了半天。

 “你这里,”叶修最终迟疑地点了点嘴角,“血好像,没擦干净。”
 “哦,流血debuff?”苏沐秋伸出拇指一抹。
一道锈红色顺着嘴角晕开,像是一抹夭折的笑容。

- THE END -

评论 ( 5 )
热度 ( 113 )
  1. 笑笑先生🌂🍃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