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修中心|多人|粮食向】流浪者之歌·第一章

第一章

陈果瞥见那个略显颓废的身影时,X大艺教中心正在一片兵荒马乱中。
“诶,那个谁, 你哪个系的?”陈果正叉着腰指挥一帮学生搬运器材,于是那个满脸放空目光游离的生面孔就分外扎眼。
“说你呢,想什么呢?这么忙不知道帮把手?”陈果把手上的东西塞进那个男生怀里,一包乱糟糟的演出服随便一卷,“这个给送到后台化妆室去,小心点,路上别掉了啊。”
男生显然是吓了一跳,眼睛一下子聚了焦。手里大红大绿的长裙子混着一股脂粉气,连陈果都闻出来了。陈果这才想起化妆室里多是女生,舞蹈团的姑娘们尤其不好伺候。可惜男生像是被吼精神了,腾出手把垂下来的长裙下摆收进怀里,转身就拐进了过道深处。
“这学生对后台还挺熟。”这是陈果对叶修的第一印象。

自从陈果留校工作以后,这种忙乱的场面也不是第一次了。艺教中心的报告厅是学校下了血本修建的,长年承办各类活动,从报告会、学术讲座到音乐会、毕业演出,不一而足。于是舞台的布置,后台的调度,甚至演出人员的小纠纷,这些劳心劳力的活计,就都落在陈果这个“需要历练”的年轻老师身上了。

好在陈果喜欢这个。本科在艺教中心混满了四年,最后还能留校,陈果在这栋楼里跑上跑下,心里自然一点也不觉得委屈。眼看着投影仪架好了,灯光也调试过一遍,陈果跟控制室的几个学生打过招呼,准备去后台看一眼。

“呀!”还没走到后台,就是一声刺耳的尖叫。而后是一片啪啪啪啪的乱响,像是什么东西落了一地。
这声音是化妆室里传出来的, 陈果心里咯噔一下。打开门一看,舞蹈团的姑娘们热热闹闹地挤在一处,地上一把拱形的碎木快七零八落。
“完了......”陈果心如死灰。
几个舞蹈团的姑娘过来小声道歉。这也难怪,化妆室里假一个古筝,难保有人就忍不住要玩两下。没想到一个没站稳扶在了筝上,这二十一个琴码就全倒了。
没了琴码支撑,二十一根弦松垮地绷着,好一把清汤挂面。 这下没一根弦能用的了,怎么演出是好?
陈果为了后台这些麻烦事深深地叹了口气。

化妆室一片闹腾,手机信号也不给力。陈果想要取消节目,又到处找不到主持人。 看着报告厅里观众渐渐多起来,陈果的脑袋也是越垂越低。 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呢?

等到陈果耷拉着脑袋又逛回化妆室的时候,却意外地听到了琴声。

舞蹈团的姑娘们若无其事地在化妆台那边描眉毛,屋子一角,却有人拨弄起了那架古筝。掉了琴码的古筝,本该是拨不响的。然而那个男生背对着门口,轻轻的一个刮奏,一股流水样的琴音振荡开去,竟然在这大屋一角,割出一片盎然古意。

“是你?” 陈果心里一惊,快步走上前去,果然是早些时候那个男生。男生手上绑了两个玳瑁的指甲,一手拿着扳子在琴首校音——早些时候那股颓废低迷也随之一扫而空,专注的眼神显得他整个人都和嘈杂的背景隔绝开来,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演出,也没有陈果,就只有他一个人,和那架完全不准的古筝。
再一看,二十一个琴码不多不少,已经安回去了。
“你怎么知道哪个琴码对哪根弦的?”陈果大吃一惊,没有去关注这个人是谁,没有去想这个人究竟为什么出现,而是直接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这些码子上面标着号呢,从小到大排的啊。”男生伸手指了指最近的一个,果然,琴码底部标了个“1”。
“......”陈果还是艺教中心员工呢,这下丢脸可丢大发了。

男生回答完问题,又专注地继续校音。陈果却被激发了好奇心,干脆就坐在一边围观起来。
“诶对了老师,这架古筝今天演什么曲目?” 男生遭到围观也不以为意,动作轻松得不像是在调弦,倒像是在扭收音机。
“《渔舟唱晚》。”陈果回忆了一下节目单。
“哦,我就说。不是D调就是G调,还真调对了。”
“连这你也能猜到?”
“就这架筝的质量,也弹不了什么太好的曲子。”男生抬起眼睛弯起一边嘴角,对着陈果笑了一下。
“......”颜面何存、颜面何存啊陈果!
一向宽宏大量的陈果老师,忽然有了甩手走人的冲动。

后来的事情也没什么悬念了。古筝及时地调好了,演出也圆满收工。陈果在后台指挥学生扫地的时候,还想着找一找那个调琴的男生,好好感谢一下人家。虽然这货嘴有点欠,手底下却是真功夫。要是也有一两门特长——现在看来,至少古筝是有的——那以后拉来凑演出也方便不是?
陈果正到处找人呢,那个学生却自己走过来了。“诶老师,您还忙呢?您知道陈果老师今天来了吗?”男生又恢复了那一副不着调的样子,自来熟地打起了招呼。
“我就是陈果,怎么了?”陈果倒是好奇起来,没想到这个男生还是来找自己的。
“我看艺教中心琴房招一个通宵值班员,您看我有戏吗?”男生从口袋里掏掏掏,掏出一张叠了八折的报名表。
“......”陈果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做出这种表情了。
“有戏!这事我说了算。你叫什么名字?”陈果到底还是不能掉了艺教中心的脸面,当场拍板要回报有功之臣。
“这不表上写着呢。”男生伸手一指。
叶修。
皱巴巴的表格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名字。

“柔柔,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咱们学校有这么个奇人,我怎么没见过呢?”当晚的夜宵摊上,陈果跟今晚的演出人员一起吃着烤串,难免就八卦开了。
“我也不知道,我就最后来看见他一眼,我也不认识。”唐柔同学,陈果最好的朋友,当天晚上那首《渔舟唱晚》的演奏者,一边把手里的竹签整齐地码好,一边陷入了思索。
“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唐柔忽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陈果的眼睛都亮了,着急想听点线索。
“他调古筝的时候,是一手拨弦,一手扭扳手,靠着琴弦余下的震动来听音。弦的震动还没结束,扳手已经扭到位了。当第二次拨弦的时候,弦一定是准的。”唐柔回忆起叶修校音的动作,“他的耳朵,一定特别特别好。他的古筝技术,说不定也在我之上。”
那个时候,她们还不知道。这个叫做叶修的研一男生,已经缔造,并且将会再次缔造怎样的传奇。

评论 ( 13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