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张新杰|霸图|韩文清?季冷?】生死之交一碗酒

乐队paro的小番外?憋不住了,给张新杰同学刷刷时髦值......

老韩的时髦值等到本篇会刷的!(喂

-------------------------------------------------------------------------------


霸图艺术团的音乐会从没这么热闹过。

第四届大学生文艺汇演,Q大的霸图艺术团终于力压嘉世。不要说全团,简直是全校都出了一口恶气。

一等奖第一名!
实至名归。

新晋的学生指挥,第一年就带领乐团夺得大奖,张新杰简直站在风口浪尖上。荣誉和崇拜蜂拥而来,夹杂着求拜师的,求采访的,求签名的,求交往的......
张新杰按时睡觉,不动如山。

半个月的修整之后,霸图民乐团又忙碌起来。学年末的专场音乐会又要开始组织, 需要操心的事情还很多。

这一年,也是季冷和李艺博毕业的一年。霸图资历最老的一批特招生,终于有人要离开这片舞台了。
乐团成员们对于季冷和李艺博的留恋溢于言表,年末演出简直要被安排成这两位的个人秀场。这也难怪,今年文艺汇演上,季冷作为弦乐首席功不可没,那段炫技的solo至今还被顶在内网视频站前10名。李艺博也是人缘好,团里的学弟学妹们请客吃饭的队伍已经排到了下个月。
“玩个大的!”就冲着两位学长的最后一战,霸图也得把专场定义成这个基调。

所以说, 霸图艺术团的音乐会从没这么热闹过。演出当天,500人的音乐厅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挤着人。张新杰竟然也感受到了一丝压力——全国大赛他都去得,可是这么多本校观众,一多半都认识自己,这未免还是有点尴尬。
好在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专场演出还是顺利走完了。压轴曲目结束后,张新杰对着台下深深鞠躬,掌声依旧迟迟不退。这一年,霸图的改变和提升是肉眼可见的,而这位耳音奇佳理论过硬的新指挥,自然功不可没。台下的观众情绪沸腾着,忽然有人喊起来:“再来一个!!!”
稀稀拉拉的喊声渐渐大了,这样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很快台下的吼声开始整齐划一:“再来一个!!”
张新杰对着台下放空了三秒。这是什么意思?是让我们安可吗?还是喝可乐中奖了?
不过Q大的观众不在乎这个,霸图的粉丝更不在乎这个。
“再来一个!!”

张新杰转身去看乐团。对于安可曲的准备,乐团自然有。探讨这部分的时候,全团发出了整齐的呼声:“一如既往!!”

霸图每年的安可都是同一首曲子。不管张新杰喜欢不喜欢,不管它跟整场演出高端大气的基调搭不搭。韩文清团长拍板,就是它了!

大一新生张新杰,没有拒绝的权力。
《好汉歌》。

主旋律浩浩荡荡地奏了起来,还没走完一句,观众的叫好就爆发了,响亮得像要掀翻音乐厅的屋顶。季冷的京胡高亢圆润,又被灵敏的指尖压出一抹俏皮。仿佛真的是梁山泊的好汉们欢天喜地地排好了座次,锣鼓喧腾,沸反盈天!
乐团有节奏地压着鼓点,只有季冷的京胡像是领唱,引着整个乐团的豪气滚滚向前。
水里火里不回头!

张新杰忽然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松动了一下。这段音乐本就不难,他也只是平平常常地领着拍子。然而这简简单单的一首曲子,就是季冷的最后一场最后一首了。听着台下观众响亮的掌声,嘶声的叫好,他忽然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一遍旋律走完,该是打击乐齐奏的小过门。张新杰一手掀开下一页谱子,抬头递了韩文清一个眼神。
这一眼看过去太不得了。打击乐全员都把上衣脱了!
打击乐的汉子们本就压在舞台的最后,此时竟然站上了合唱班表演用的台阶。 那天的演出服是一身古风短打, 七八个人齐刷刷把衣服一甩,一溜精壮的身体晃得张新杰眼晕。

成何体统!
张新杰差点把指挥棒扔出去。

韩文清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竟然全看不出紧张。他似乎看不到张新杰的惊讶也听不见观众的欢呼,他的表情仿佛在说,这都是细枝末节,不值得注意。
这片舞台,此时此刻,只属于音乐,只属于这首歌。
四声军镲,韩文清持续地擂鼓,旋律再起!

唢呐响了起来。依旧是熟悉的旋律,依旧是俏皮的腔调。然而季冷已经换回二胡。他主导的旋律,彻底地结束了。
季冷混杂在一片伴奏的和弦中,淡淡地揉着弦。
和他四年来三百多次排练演出中,并没有不同。

大河向东流。

张新杰忽然悟了。他忽然原谅了这支乐团如此敲定曲目,原谅了韩文清带着打击声部如此出格。假如要选一首曲目代表霸图的精神,没有任何一首会比这一首更好,也没有任何一首,能够如此动人心魄。
张新杰觉得心脏在向自己的脸上泵血。 此时此刻, 他感到心跳得快要冲破胸腔,带着一股微醺的感动。

唢呐的旋律又走过一遍,打击乐的齐奏再起。
李艺博捧着军镲数拍子,四、三、二、一!
张新杰忽然转过身去,面对着金灿灿的灯光,面对着满满当当的五百多现场观众。韩文清的鼓点走过四拍,张新杰握紧拳头,用尽全力吼了一声,“嘿!”

这样单薄的一声完全淹没在了掌声和尖叫里。可是真棒,张新杰觉得一股豪气顿生。
就是这样!

乐团懂了,观众也懂了。又是四拍走过,这次全场一起站起来:“嘿!!!”

这才像样子。

季冷毕业了,李艺博也毕业了。总有一天韩文清也会毕业,张新杰自己也终将离开这片舞台。
而霸图,还会继续走下去。这支歌,多少年都唱不完。

生死之交一碗酒。

- END -

评论 ( 6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