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修中心|多人|粮食向】流浪者之歌·第二章

H大嘉世民族管弦乐团,此刻像是炸开了锅。
“今天听说是崔老师带训了?”“叶修去哪了?”“嗯?他不来了?你说他不来了?”
训练厅里的团员交头接耳,四五十个不明所以的声音彼此询问,又被墙壁上的隔音材料吸收、反弹,间杂着转轴拨弦的声音,挪动椅子的声音,摆放谱台的声音,碰落鼓槌的声音......混成一片喧闹嘈杂的背景声。

“咳咳。”有人刻意地清了清嗓子,是坐在首席位置的刘皓。 刘皓今年大三,坐在首席位置上也快两年了。此刻,刘皓却没有参与周围的交头接耳——这八卦眼看就要揭底了,何况他本来就是被透了底的,刘皓对此兴趣不大——而是注视着走进训练厅的崔立,和崔立身边,背着乐器的年轻人。

刘皓把跷着的腿放平,甚至在崔立的眼皮底下整了整谱架。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不得不说......充满了期待。

崔立往指挥台上一站,还象征性地伸出双手虚按一下。这是指挥常用的动作,一般是提醒乐手们放缓速度,或者降低音量。指挥手势用在这里,下面的团员也都领会意思,缓缓收了声—— 当然,作为首席,恰到好处地提醒大家,刘皓也是不会忘的。

虽然嘉世的指导老师是陶轩,不过陶轩的行政事务繁忙,没有大事,会不来训练厅。崔立反而和学生们更亲近一些,每次出外比赛,也都是崔立带团。然而今天,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崔立宣布了两个爆炸性的消息:

第一,叶修,申请退役。从此不再参与训练、演出, 嘉世已经批准。

训练厅里一片哗然,议论声比刚才响亮十倍。叶修!嘉世的大团长,带训指挥,每周七天要带五场排练的叶修,就这样退役了?
叶修的威望,在嘉世可说是根深蒂固。这个看似懒散的学生指挥,在为嘉世服务的六年里,对于音乐孜孜不倦的追求,令嘉世的每一名团员深深地敬佩。而正是在这六年中,全国文艺汇演的一等奖,于嘉世直如探囊取物,甚至连续三届的一等奖第一名都落进了嘉世的手中。嘉世如今人才济济、配置完备的规模和成就,可以说是叶修在H大一手打拼出来的。而高中时代就被陶轩相中的叶修,与H大提前签订过特招生合同,合同中理应包括着不菲的奖学金和补助,以及频繁的高水平演出机会,这又怎么会令叶修心怀不满、主动退团?

于情于理,这都缺乏一个解释。

然而,嘉世的声部长们,却并不是这番态度。
申建对着贺铭小声咬耳朵:“你听说了吗,叶队今年保研失败了,最后是保送到外校,去了X大?”
按照嘉世的规模,叶修作为团长,叫一声叶团已是实至名归。然而叶修初到嘉世的时候,嘉世还是个从零起步的小乐队。于是那一声叶队,一直叫到了今天,大家也就懒得改口。
“是不是文化课没达标?H大今年保研的分数线,算起来可比去年高......”
“文化课又怎样,嘉世没有特招名额吗?”
“这谁说得准,啧啧......”

大学里的艺术特招生,都是为了学校在某方面的荣誉而训练、演出、比赛,所以在文化课方面,录取时都会有特殊的照顾。或者降低分数线,或者调剂专业,每个学校都有特批的名额,也有各自的选拔措施。这里面最有名的特招生,是霸图乐团的韩文清。作为Q大当年的选拔考试第一名,韩文清被一纸合同签了本硕博七年,还连带降低分数线300分录取,让当年的一群特招生都大喊“真爱”,至今还是业内的传奇。
不过入学的时候,韩文清被直接赛进了体育特招生的大巴,接新生的学长连对名单都省了。这就是后话了......

嘉世的队员们议论纷纷,猜什么的都有。刘皓却知道,叶修退团的真正原因,正是在这一年的保研上。X大的艺术生集中在声乐舞蹈上,不要说管弦乐团、民乐团、军乐团,X大简直连曲艺社都没有。陶轩把叶修保送到X大,明眼人看来是叶修自己的意思,实则不仅是将叶修送出嘉世,更是逼他在X大乖乖做一个研究生,从此彻底告别这个圈子。

自己不能利用,那也不能让任何人得到。即使最终分道扬镳,叶修在陶轩心中,依旧是沉甸甸的一颗砝码。

“为什么叶队只来带训,从不指挥演出和比赛呢?”王泽坐得离刘皓不远,小声地嘀咕。
“大概是家庭原因吧。”一路提携自己的团长一朝离开,刘皓却没心情去演什么依依不舍的戏码,“你看他春节和暑假都申请留校,节目单上也不写真名,大概是和家里有矛盾。”

王泽一想,确实是这样。与嘉世当红的低音部首席苏沐橙不同,叶修从不上台指挥大型的比赛和演出,而是留在幕后给他们一一调弦校音,指挥却是崔立代打。而每年一度的校内专场,节目单也不写叶修的名字,只是在抬头印着一行大字:

音乐总监 · 叶秋

这样不负责任的团长,是该整顿整顿。何况叶修那种一味追求音乐质量的态度,轻蔑地无视了很多东西。
刘皓惋惜地叹气,心里含着一股幸灾乐祸。
很多,至关重要的东西。

崔立再次示意大家安静,紧接着宣布了第二条消息。
H大的新一届特招生孙翔——就是站在崔立身边这一位——正式加入,确立为嘉世的新任团长。

就是这样。

孙翔出身的越云中学,本身并不拥有强大特招生资源。然而劲不住孙翔一棵好苗子太冒尖,早早被H大签了过来。
孙翔向后排走去,最终扒拉开两个谱架,在一排管乐的最中间放下背包。随着孙翔大喇喇地落座,前排的一片眼神聚焦也跟了过来。这就是今年嘉世的核心了?孙翔在高中时就拿过文艺汇演的大奖,这一番空降反倒成了定心丸。群众对于叶队退役的注意力终于转移了一些,转而议论起今年的参赛曲目。紧接着崔立的声音响起来,新一周的日常训练终于有条不紊地开始。
“喂,”孙翔捅了一下身边吹笛子的家伙,“你这笛膜太松了,有法吹吗?拿什么贴的膜?大蒜?”


同一时间,X大,兴欣艺教中心。

在和陈果相遇的第二天,叶修住进了琴房值班室。

说是琴房,实际上是地下室的几间小屋和储藏间。屋子虽小,隔音效果却拔群,收着几架钢琴和小鼓,供学生练习使用。有些学生会自己带来大件乐器,就会寄存在储藏间,比如唐柔的古筝就锁在这,随用随取。储藏间还堆放着些淘汰下来的演出服,小讲座用的投影设备,甚至有一对老旧的音箱,混在散乱的电线里埋成一堆。

叶修的工作,主要就是夜班看管琴房这些公私财务。另外还得在深夜清理刻苦的学生,给早起的练习者开门,给练琴的同学办卡收费......其余的时间自由活动,值班室还有一张行军床。——叶修坐上去又拍了拍,表示非常满意。
这就是叶修今后安身的地方了。 琴,房,储藏间,还有漫漫长夜。
然而叶修却没什么所谓似的。

眼看着太阳偏西,离上班的点钟却还早。叶修揣上钥匙,走进了面积最大的储藏间。

这件储藏间意外的深,又因为在地下室,采光不好,只有接近屋顶的地方照了几束阳光下来。屋子深处竖起几个大架子,一直架到两米左右,里面层层码着东西。可惜架子上的东西都带着塑料罩,看不清内容,只能看到积了好几层的灰,用手一掸,呛得人直咳嗽。
叶修摸索半天才把灯打开,储藏间的顶灯闪闪烁烁,电压不稳的样子。叶修捂着鼻子在那一排架子上左右打量,又伸出手来清点个数,最终看中了一个沉重的大盒,双手举着从货架上移下来。

这个盒子一看就被细心保护过,外面一层帆布的包装,里面还裹着透明的塑料布。叶修借着灯光仔细分辨,才轻轻地把塑料布揭开。这一层之后,才露出里面的东西,竟然是树脂压制的长梯形箱子,还带着提手和金属扣。
掀到这一步,叶修反而停下了。像是一个人游戏玩到最后,即将迎来既定的终局,站在关底BOSS的门前,怎么能不从容地换换装备、喘口气呢?

叶修倒不急了,返身推开储藏室的大门,又踱回了值班室。值白班的人离开不久,屋里还留着点人气。叶修来来回回找了半天,竟然翻出一块纸巾,又倒点水润湿了,仔细地一一抹去手指上的灰尘。

叶修擦手指时用了点力,连指缝里都会反复地擦拭。水光滋润之下,一双堪称秀气的手重新被清理出来,那张纸巾却黑了个透。
货架上的积灰,已经不知道多少年。
再返回储藏室的时候,顶灯的电压终于稳定下来。叶修扣开箱子侧面的金属纽,拉住提手轻轻掀开,像是轻手轻脚地,掀开了一段旧日的时光。

里面果然如他猜的一样。

长方形的木质琴键,银色长短不一的共鸣管。金属支架叠放在琴箱底部,假如拼装立起,会是一个三向展开的爪形。
一架四排的高音木琴。

甚至还没有展开组装,只是用指甲盖依次轻磕琴键,叶修也敲出了一个完整的音阶。
咚,咚, 咚, 咚, 咚, 咚, 咚...... 咚。
地下室里一股尘土的味道,又被中央空调带来的气味缓缓搅动。天窗外的夕阳正转向暖黄,和直白的顶灯混在一起,带着灰尘和记忆,缓慢地飘落在叶修肩头。
好久不玩啦。

唐柔和陈果来交班的时候,值班室里空空荡荡,并没有人。但是叶修的所在,答案却很明显——储藏间的深处,隐隐传来清脆的琴声。

叶修正敲到一段转调之后的和弦,轻缓的敲击声通过共鸣管加强、加深,在偌大的地下室里往来混响,竟然带着一种深邃空旷的......冷。
像是一场未期而至的雨,落在暮秋的叶片上,木琴的声音一滴一滴地流落在这片储藏间中,而后润湿了干燥的空气和飞舞的灰尘,浸染了破旧的布料和杂乱的电线,沿着墙壁流下去,沿着货架流下去,沿着地板上皴裂的水泥纹路流下去,汇集成一片冰冷深邃的河流。
叶修的双手在琴键上快速地交替换位,游走、敲击,仿佛这储藏室并不是一间地下的屋子,而是一间千人的音乐厅。
舞台空旷,四野寂静。只有那场出其不意的雨,依旧密密地落下。

唐柔的鞋跟踢到了墙角的小鼓,“哐啷啷”的几声乱响。陈果的第一反应却是完了,这么好的一场演奏。

“哎哟,老板娘?这是要来交班了吗?”
这刚认识一天,叶修就叫开老板娘了。大学里管发工资的老师叫老板,也算是不少。可是陈果本来年纪就不大,还被一研究生叫老板娘,怎么就这么别扭呢?陈果再去看晃荡过来的叶修,挂着两个黑眼圈,身上还蹭了灰尘印子,衣服像是好几天没洗过。知道的人明白他正搬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沉迷游戏的死宅。
这种人还会敲木琴?


第二章 · FIN


-------------------------------------------------------------------------------------------------------------------
 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千机琴啦......虽然对于叶修大大的常用武器也有设定,但也不会是神马千机琴啦.......
不过,假如是伞哥的话,说不定是敲木琴的呢^ ^
终于想通了这个文就是让叶修大大刷刷各种乐器然后去各大战队挨个撩菜的故事......
下一章想让黄少出场啊能写到吗基苦修......


评论 ( 8 )
热度 ( 40 )
  1. 雨燕双飞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