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修中心|多人|粮食向】流浪者之歌·第三章

第三章

陈果的惊讶是显而易见的,叶修反而没有就此发表什么评论。日子还得一天天过,琴房的班还得有人值。天气渐凉,进了深秋,陈果习惯了琴房里的琴声,叶修也习惯了值班间各种各样的访客。

当然,不包括今天这一位。

“喂叶修,你就天天在这地方干活啊?苦不苦累不累,是不是整天在这床上偷懒睡觉?”
“那还用说么,天天睡觉都没人管,你羡慕吧?”
这天排班正轮到别人,叶修本来不用上班。难得的这尊大神却靠在值班室旁边,身上穿了件还过得去的夹克,脚边一个巨型的皮革背包。
等了十几分钟,约好的人才缩头缩脑地走过来,一路还东张西望,生怕遇见人似的。好不容易找着琴房的位置,张嘴就对着叶修抱怨一通。
“你说你也不约个好找的地方,我溜达了好半天才摸过来,万一迷失在你们后台深处你负责任吗?还有你们舞台那个大灯也太亮了晃得我直冒汗,你是不是故意动过手脚啊?”
“哪能呢!”叶修一脸幸灾乐祸,转身从值班室里掏出一卷纸来,“赶紧的,擦擦脸,衣服别换,还用得着你呢。”
“你这什么态度啊?退役了还这么嚣张?”来人一边叽叽咕咕一边腾出手来擦汗,一脸的不满,“你们对待兄弟乐团的礼节都哪去啦?管不管饭有没有车发不发补贴啊?”
“可不是呢!补贴啊?”叶修顿了一下,回身去值班室里翻找。翻了半天,捞出一盒口香糖,抻出一条来递过去,“给,要不要?知名品牌值得信赖,过这村没这店了。”
来人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这大老远跑来,废话半天一根口香糖就打发了?
 “什么玩意啊你!能不能要点脸!”来人气不过,“我这连晚饭都溜号了过来给你撑场面,你就这么对付我啊?”
“那也行,”叶修倒是没所谓的样子,“要不然我扯脖子喊一句黄少天在这呢,招待你的人估计得排个大队,你看怎么样?”
“别!叶修你可别!打住!这么丢脸的事队长知道得灭了我!”

正跟叶修斗嘴这位, 要是让艺教中心哪个老师看见,估计都得吓一跳。黄少天,G大的当家小提琴手,蓝雨管弦乐团的首席,此时一手拎着琴箱,一手挟着外套,正在兴欣艺教中心跟一个值班员唧唧歪歪。

黄少天身上演出服还没脱,一身黑色的小西装,皮鞋擦得锃亮。脖子上卡着一个白色的领结,刚被他伸手扯松一半。 今天晚上在艺教中心刚刚结束一场演出,其中就邀请了G大的蓝雨管弦乐团合作。X大这样的规模还请不动蓝雨全团,来的只有五六个人,刚好够一个室内乐小乐队。跟叶修对话的这位大神,自然也在蓝雨的外派之列,演出一结束就流窜过来叙旧了。

“对了老叶老叶,他们说你退役是因为考试挂科太多!”黄少天一想起这茬来,眼睛都亮了,一脸的幸灾乐祸。
“那是啊,不好好学习容易杯具,小朋友你可不要走前辈的老路。”叶修嘴上说着这种话,脸上也故作深沉,就差语重心长痛说革命家史了。
“去你的,谁信啊!这话也就骗骗外行,你还指着国家奖学金吃饭呢,你还敢挂科?”黄少天跟听见什么笑话似的,“我看你们嘉世,风气就不正。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上回去嘉世演出就看出来了,你们那几个声部长啊......”
黄少天自顾自地巴拉巴拉,叶修看看手表,低头把背包拎起来。眼看进了深秋,日落得一天比一天早。艺教中心的窗户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

“行吧有话路上说,咱们去个别的地方。”

黄少天跟着叶修,两个人走了一条空旷的防火楼梯,一直通进地下室。地下室的灯光一片昏蒙,叶修穿过阴暗的走廊,找到一扇后门。
“你还别说,这地下室修得还挺大。”黄少天的声音在地下室里荡了开去,带出一片深邃的混响。叶修却没答话,自顾自辨掏出钥匙串,数出一枚低头开锁。
“你穿点外套,外面有风。” 叶修按在门把手上,回头看了黄少天一眼。
门开,冷风扑面吹来,吹乱了黄少天一丝不苟的头发。

“有风倒不怕,我就怕有谁把我认出来,”黄少天迎着风,一边竖起领子一边大声喊话,“太丢人了!”
“都是为艺术献身,你丢什么人啊?”叶修的背上还扛着那个大背包,一边走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你不看我现在演出还有谁请得动,不是全国会演我都不稀得去!”黄少天张嘴就灌了一肚子冷风,冷不丁打了个喷嚏,“阿嚏!我这演出有一半都是包机票的,本省演出至少也包车。”
黄少天掏出一张纸巾来擦擦鼻子,这才把话说完,“你这是多大面子啊,把我骗出来,大晚上跟你腿奔,乐器服装还得自备!”
“那是啊!还省得你再换衣服呢,哥这不是体贴你吗?”叶修停在路口找找方向,“走这边。”

黄少天跟着叶修走街串巷,最终绕出X大侧门,钻进一个小地铁站。上下班高峰已经过去了,站台上还是大学生居多,三三两两在一起等车。
虽然不明所以,但好歹是进了地铁。黄少天终于暖和起来,摘下手套往手指中间呵气。
“老叶老叶,这是干什么呢?”黄少天那张嘴当然不会闲着,“腿奔终于告一段落,良心发现啊!这是要转战地铁了?”
叶修终于没再跟他废话,带着他找到角落里一排长椅,自顾自坐下。
“到地方了,咱们就在这。”抬头看见黄少天还是不明所以,又解释一句,“快到点了,你把手指暖暖。”
“就在这?街头艺术啊你?”黄少天一听,脸上就来精神,“我就知道你有品味!”
“好玩吧?激动吧?感谢哥带你吧?”
“去你的,我玩还用得着你带。怎么着,就咱两个人?你是下礼拜没饭吃来讨点钱么?”
“也可以呀!”叶修看了看黄少天的琴箱,似乎琢磨着要那它来讨零钞,吓得黄少天赶快把琴箱捂紧了,一边捂紧一边念叨这琴箱是蓝雨的公共财产绝不借给地铁卖艺的某些同学。
“行了吧,今天用不着这个。”叶修卸下沉重的背包,“一会有好玩的,比卖艺有意思。”

背包的拉链拉开,里面的东西露出半个身形。茶色的风箱、黑白的琴键——竟然是一架手风琴。 叶修把手风琴的背带调整好,在长椅上落座。
黄少天站在一旁也不再啰嗦,自顾自脱下外套,又伸手把领结紧上去。琴箱翻开来,一把保养良好的小提琴正躺在里面。黄少天像是找回了身体的一部分,琴入手,气质都为之一变。腰身挺直,肩背舒展,琴弓松松地拈在手里,黄少天像是上紧了发条的八音盒,蓄势待发,只差一只手掀开盖子。

万事俱备,小提琴架在肩上,黄少天示意叶修可以开始。

地铁里的学生纷纷看向这边。手风琴响,低音稳稳地启动。风箱渐次拉开,如同折扇的扇面;和弦一拍一拍加强,是森林里渐深的天色,又仿佛好戏开场。嗡,嗡,嗡,嗡——
黄少天心领神会,两小节后准确地切入。纤细的琴声起,轻快又短促,几个转折上下,逐次拔高——是领舞人踮着脚步,轻盈地开启了狂欢的夜。
两个人合奏的是一首舞曲。太阳落山,暮色四合,捷克乡间开始了一场婚礼。

这也是黄少天喜欢的一首曲子。合奏渐入佳境,琴声委婉而轻盈。 黄少天的手指在弦上颤动,像是蝴蝶扇动翅膀。危险,但是稳定。 每一个长音都在抒情地歌唱,纤细的音色里闪过金属的光泽。 这样的揉弦技巧,需要演奏者精准的控制。然而对于黄少天,这更多的,已经是一种本能。
距离黄少天坐上蓝雨首席的位置,已经过去了四年。

音乐的旋律转折回环,在地铁站单调的空间里涌动,添上十足的动感。黄少天在心里哼着旋律,正碰上叶修向他示意。两个人眼神一碰,叶修却扬起下巴,指指站台中央。

黄少天转头一看,差点张嘴就吐槽出来了。这还是地铁站台吗!这是穿越吧?还是那什么cosplay?看我们卖艺不顺眼要跟我们抢客户?!

地铁的站台上,学生们全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千奇百怪的人物。女生穿着缎子面的长裙,男生搭配了西装和礼帽。各式各样穿着古典戏服的角色,在站台上欢快地跳跃、换位,两两跳着半步舞。
跟旋律配合得还挺好啊!黄少天不愧是蓝雨的首席,关注点就是不一样。

舞曲渐入高潮,手风琴的低音推动着节奏缓缓加力。篝火摇晃的影子,人群狂欢的步伐,男人们整齐的击掌——裹挟着小提琴雍容的旋律,在这一切的中间优雅地转折。而后和着月光,和着酒香,和着林梢惊落的鸟羽,舞者又拉起了谁的手,在篝火旁边跳起新的一章。

舞曲的节奏越来越快,站台上跳舞的人群也分散开来。地铁站里别的等车人像看大戏一样看他们发疯,而后竟然就全被拉过去一起疯了——站台上跳舞的人陡然多了一倍,每个穿戏服的学生都拉着一个等车的平常人。舞蹈经历了一瞬的停顿和尴尬,而后再度起步,学生们微笑着引导舞伴们参与和尝试。
这是一次地铁快闪,黄少天终于看明白了。
音乐是这场欢快闹剧的催情剂,二人手中的旋律愈发鲜明动人。短暂的磨合后,新的舞蹈搭档们终于找到节奏,人群里传出一阵阵的笑声——
隧道深处,隐隐的震动响起。
下一次列车将进站了。

这次地铁快闪,也就到此结束。叶修手下不停,抬头去给黄少天递眼色,示意他马上就可以走人。
【老叶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像是终于等到他看自己似的,一边还拉着那首曲子,一边对着他拼命眨眼。
【走吧!】叶修跟黄少天比口型,用眼神去瞟出口。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黄少天的眼神左右乱晃,这点演奏中的信息交流,简直恨不得要变成脑电波了。
【还不行啊?】叶修一脸惊讶,故意做个大惑不解的样子。
【我要玩那个! 那个那个那个!】黄少天使劲挑起一边眉毛,跟叶修示意自己没炫够。
【什么哪个啊?】叶修揣着明白装糊涂。黄少天这家伙,每一个炫技的机会都不放过,不玩到爽是不会走的。
【那个!】黄少天抿着一边嘴唇,拉琴的手都多用了三分力气,【你懂的,那个那个那个那个?】

下一次列车越来越近。隧道深处,呼啸的风声轰然响起。舞动的人群还没有停下脚步,然而突兀的是——乐声在一个高音之后,陡然一变!

小提琴声,手风琴声,上一秒还是轻快的舞曲,下一秒齐刷刷掉头转火,变成了连续的半音音阶!黄少天的手指飞快地在琴弦上跳动,仿佛四根琴弦只是他的玩具。持琴弓的右手与其说是推拉,不如说是高频地颤抖。
琴声急促而激烈,如一阵狂风卷过。野蜂飞舞!
站台上的学生们都愣住了。这什么东西?直到列车的车厢出现在隧道入口,地铁尖锐的刹车声刺入每个人的耳朵,人群才看清当下的状况,卷起裙摆和外套,在繁乱的乐声和地铁轰鸣里撤退出站。

太烦了,怎么还有这么一出......
灯花夜也是地铁快闪的组织者之一,夹杂在撤出地铁的人群里奔跑着。今天这架小提琴水平很高,高得不可思议。他全程都在注意奏乐的两个人。
可惜最后还有野蜂飞舞!这是谁干的!
但凡音乐,常在两个乐句中间留一个气口,模拟呼吸或歌唱的起承转合,给听者一个交代。可是这架小提琴,这首野蜂飞舞,完全没有!灯花夜听着听着就陷了进去,沿着旋律一路下跌,差点喘不上气来。
怎么能这么快!这么准!还这么烦!
灯花夜反复地深呼吸来平复缺氧的感觉,还是被压得透不过气。就这样跑慢了几步,后面的系舟正挂着相机追上来。
“太风骚了。”系舟张嘴就是这么一句。
“杀人啊!”灯花夜接道,也不知是抱怨还是赞美。
“杀人啊......”系舟仰天长叹,“这风骚的抖风箱!”
“......啊?”等等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东西吗?灯花夜特别迷茫。

系舟小时候学过一点手风琴,虽然扔下多年,平时骗骗女生还是可以的。可是见到今天拉琴的这个人,系舟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也会了——简直是让人笑话!舞曲里手风琴的水平还显不出来,直到刚才的野蜂飞舞,系舟看在眼里:那架手风琴直接跟着飞了半首!小提琴的节奏那么吊诡,也就那架手风琴能托住。不仅是托住......而且完美地纠正着小提琴的节奏。从头到尾的连续十六分音符,指法精准,节奏稳定,风箱抖得干脆漂亮,简直是一撸到底!
......系舟简直想激动地骂句脏话,幸亏没说出来。
太稳了!太干净了!千锤百炼的基本功,深藏不露的高手!
系舟像是把自己社团的快闪都忘了似的,心里不住地拿自己的水平跟刚才那位做比较。
“唉!”系舟最终一声长叹。再一抬头,灯花夜都甩下他好远了。

“喂——”夜色渐深,前面的人聚在路灯底下等他,“你快点啊!”
“丢人啊......”系舟还在念念不忘呢,摇摇头抱紧相机,又朝着前面的队伍跑去。

第三章 ·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