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修中心|多人|粮食向】流浪者之歌·第四章



黄少天来访的第二天,话剧社地铁快闪的活动照片,就被人上传到了校内BBS上。而且很快地,这组照片就在校内BBS引发了大量讨论。典雅的戏服,轻快的舞步,路人吃惊的表情,——单就这样的一串卖点,就足够引发疯狂的追捧。一时间惊叹的,羡慕的,求录像的,求围观的,还有大叫“学姐求交往的”,各种各样的回帖在BBS上炒得火热。而这一组照片所引发的热议,正是话剧社希望看到的——无论是作为话剧社一年活动的收尾,还是作为来年经费审批的材料,甚至是作为指导老师业绩评判的砝码,这次活动,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

同一时刻,话剧社化妆间。
照片里那个面目模糊的手风琴演奏者,正和话剧社的指导老师,谈论着一些比较不优雅的话题。
“八百块?八百块太多了。”蓝河倚在衣柜旁边,一边忙活一边讨价还价。
“八百块怎么能多呢,都年末了,给你开个公道价。”跟蓝河讨价还价的,除了叶修还能有谁?叶修也是不着急,靠在桌子边上,一副有理慢慢说的持久战模样。
蓝河做辅导员也才第一年,资历并不比叶修这个研究生老。本科时候在话剧社,蓝河也担过几次男主,培养出一票花痴女粉丝不说,留校之后还被话剧社扯去挂了个指导老师的名头——本来是学生们爱戴这个学长,拉过来给话剧社壮声势。可这名头一挂,操的心可就多了。
年底的活动一向是话剧社一年活动的重点,话剧社提前几个月就开始筹划。上个月的一次合唱比赛上,评委席的蓝河一眼相中了一个手风琴伴奏,多方打听,才从陈果手底下把人挖出来。这也算是话剧社挖来的外援了,蓝河一直把叶修当座上宾供着。可是哪有这样蹬鼻子上脸的座上宾啊——
“不行。你当我们钱多没处花啊?”蓝河说。
活动都结束了,叶修这次来,谈的是经费报销的事情。人家给活动出人出力,蓝河也厚道,不愿意削了琴房的面子。可是八百块?这未免也太多了吧。
“怎么多呢?”叶修坐在化妆台上,掰着手指头给蓝河数,“大冷天的你们话剧社不给点补助?伙食补助?交通补助?保暖补助?旷课补助?”
“等等!”蓝河脸色一变,“旷课补助是什么东西?”
“为了给你演出翘了一节课啊。”叶修一脸没所谓。
“大晚上的公选课,翘就翘了,你当我不知道吗?”蓝河那也不是没上过大学,晚上有什么课心里明白着呢。
“点名了好吗!我滴血的心灵蓝河老师您不安抚一下吗!”叶修一脸痛心疾首。
“......”蓝河无语了。这都哪跟哪......
“还有呢你看看,”叶修掏出一张照片,似乎是BBS上面下载的。这组照片上,那个小提琴手一直在主动地躲避镜头,只远远拍到一些模糊的影像,还被叶修拿来发挥了,“人家小提琴手的衣服,我们也是自备的。小西装配领结,婚纱影楼一晚上租金就300块,这还是好说歹说讲来的价。”
“还有琴呢?人家一把琴都是爷爷传孙子的名琴,轻易都不拿出来的。”叶修说得还来劲了,“大冬天的让人家在地铁站挨冻,回去那把琴就裂了好几道缝,现在正找人修呢,你不补偿补偿?”
蓝河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叶修这说得舌灿莲花,究竟真的假的啊......
“不行,反正八百块不行。”蓝河铺开一件镶水钻的复古长裙,低着头一边叠一边嘀咕,“太多了,你要这些我们也没有。”
“你们话剧社的预算!你当我不知道吗,”叶修笑,“年底你们聚餐还是全报的,明年招新还要抽奖抽手机,学校大力支持话剧事业,这点出场费都没有吗!”
“三百块......”蓝河的脸都绿了,这些内部事务也不知道叶修从哪打听的。
“七百吧!给你少算点,餐补车补我就不要了。”叶修终于松口。
“三百五。”蓝河还在那一脸低气压,叠衣服的手都重起来。
“六百五?不能少了。”叶修还价。
“四百,不能再多了。”蓝河头都不抬。
“四百你让我喝西北风吗!六百!”
“五百行吧?五百?”蓝河跟叶修在艺教中心那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叶修这价讲得也太细致了。
“行吧!”叶修终于爽快一回,“你们话剧社家大业大,以后咱们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看在我跟你这么熟的份上,这次就让你一点。”
蓝河长出一口气,把手里的衣服裙子全塞衣柜里,转身就要掏钱包。
“对了还有我们回来时候打车的二十块你报了行么?”
蓝河吐血!这点出息啊!
“票!票票票票票!”蓝河已经不想再说话了,讲价讲到这个份上,这二十块他都不忍心不报了。
可是心里怎么这么憋屈呢?
就不能听他谈感情!谈感情伤钱啊尼玛!
“不对,本来不是我想跟他谈感情把他拉进话剧社的吗......”叶修都拿钱走人了,蓝河才想起这码事。扶着衣柜呆立半晌,蓝河脑子里还没转过弯来。
这种很久之前的小盘算,早就在砍价的过程中,被他自己给忘了。

叶修从话剧社出来,天色已经黯淡下来。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快,教学楼里的顶灯都亮起来了,远远地照着人流拥挤的小路。正是晚间下课的时段,校园里出出进进的各色年轻人,成群结队地从叶修身边走过。 叶修听着这嘈杂的背景声,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游荡着。
刚刚保研到X大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过今后会面临怎样的生活。但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这片舞台,他不会离开。对音乐梦想的追求,他也不会止步于此。
哪怕是从零起步,哪怕是从头再来。
在兴欣艺教中心,器乐类的社团都几乎不存在,更不要提来自学校的支持。既没有资金补贴,又没有特招生的名额,这里的条件和嘉世简直是天差地别。对于这样的推倒重建,叶修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叶修今年已经研一,算起来离毕业,少则三年,多则五年。
对于许许多多学校里的这些特招生,毕业,就意味着与这段人生的彻底告别。叶修如是,韩文清如是,黄少天亦如是。他们能做的,也只是不断打磨自己的技巧,努力地为团队、也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些没有遗憾的回忆。
幸运的是,无论是陈果提供的琴房工作,抑或是蓝河发出的合作邀请,都让叶修见到这片处女地中涌现的机遇。而机遇,就意味着希望。更何况,还有琴房的地下室......
“是你呀!”肩膀被人轻轻一拍,叶修敏捷地转身,见到唐柔提着饭盒从宿舍出来。
“哦?小唐。”唐柔如今还是本科,不过长年在艺教中心出没,帮着陈果处理不少事情,大家都不是外人。
“今天值班吗?”唐柔问。
“嗯,”叶修点头,“不过先得把饭解决了。”
两个人往去食堂的路上走着,叶修没头没脑地问了一个问题。
“地下室的架子上,那一堆乐器,你知道是谁的吗?”
唐柔也吃了一惊,犹豫一下才回答:“我记得,就是艺教中心的。”
“什么来历,你听说过吗?”叶修问。
“好像是......十几年前,艺教中心本来想成立民乐团。资金和乐器都批下来了,可是这个项目,不知为什么就此搁置,一直到现在。”
“这样啊。”叶修并没有太意外。琴房地下室的那一批乐器,大大小小十几件,几乎是武装一个中型的民乐团的配置。然而这样一批物资,看上去已经冻结了不少的年头。这样的行为,简直是极大的资源浪费,哪个学校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而兴欣艺教中心做了,而且做了这么多年——这只能用某个时间点,管理层的突然变动,或者上层方针的突然转变来解释。

想通了这处关节,叶修还待细问,却看到前面宿舍楼下有一阵动静。

一声嘶吼,而后一个破破烂烂的音箱喇叭响起来。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音箱变质后的声音,听上去像是什么金属罐在地上惨遭蹂躏。叶修却知道,这是吉他扫弦,疯狂的扫弦!
西班牙斗牛士!?

第四章· FIN

上次猜蓝河的,恭喜猜对了^ ^
欢迎继续猜下一章刷谁......

评论 ( 15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