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蓝雨中心现代PARO?】夜雨十年灯 之索克萨尔(2)

和 @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剑 的联文。前文在这里 -> http://betrayedages.lofter.com/tag/POV

这一篇是魏叶,大概。

--------------------------------------------------------------------------



“君莫笑”毫无预兆地推门归来的时候,魏琛仿佛见到了蓝雨的阴郁天气里游荡的鬼魂。
“靠你这家伙!磨蹭这么久我当你跪了,正想汇报任务失败独吞订金,你倒玩起诈尸!”
“这话该我说好吧,”叶修头发一缕一缕贴在脸颊和额头,闭上眼睛甩了出一圈水雾,依旧有雨水沿着脸颊滴到地上,“这不是怕你雨天犯上肾亏的毛病,舍生取义换你一朝活命么。”
“去你的肾亏!你们嘉世的人才肾亏!”魏琛心里还留着点惊怕,唯有用语气和动作去勉强遮掩。
卫生间还留着一条干毛巾,魏琛把人让进里面。叶修轻车熟路地掏出烟盒来——湿透了,真可惜——而后就被魏琛按住脑袋一顿揉搓。
“哎哟别趁机打击报复!”叶修什么都看不见,伸出手来抓那条毛巾,“哥这也是五千万的脑袋,领悬赏也别把我办在厕所里,留点节操会死啊?”
“得了吧,你别弄脏房子是真的! 来了俩礼拜,房子拆了三间,你这迟早把那方锐那小子搞精神分裂,拿你领悬赏都赔不回来。”
距离君莫笑驾临蓝雨,已经过去了十二天。某位前蓝雨机关主任重返故土,也正是第十二天。蓝雨这个名字,之于魏琛、之于方锐,又或者之于黄少天,仿佛一道旧伤,又抑或一枚钻入骨髓的阴郁蛊毒——
总有一天,即使跨过千山万水,即使理由千差万别,即使心中情非得已,蓝雨的人,终究要回到这片阴湿多雨的地方。
像是一个诅咒。又或者,总有什么东西,需要一个交代。

魏琛把毛巾丢给叶修,又低下头去扒叶修的一身装备。帆布的连体工装被打个透湿, 沉重地挂在叶修身上。
离得太近了。叶修身上的凉气沿着手腕一路上行,带一层阴雨天的尘土气息。
蓝雨的,秋天的,气息。
纽扣艰涩地陷在扣眼里,魏琛专注于和它们较劲。手指偶尔触到皮肤,冰冷湿滑。
外面已经这么冷了?
魏琛念念叨叨嘲讽起叶修的跑路水平,又自然而然地去摸开关。卫生间顶上装了加热用的暖灯,他毕竟是明白叶修需要什么。
“算了。”三个冰冷的指尖搭在他的手腕上,“太亮容易困。”

叶修换了一身干燥的衣服,眉目间已是一股困倦。好歹翻开笔记本的屏幕,整个人缩进床头台灯的阴影中,恨不得跟坚硬的床板融为一体。
“老魏。”
“啊?”
叶修膝上破开一道擦伤,是落地翻滚时候留下的痕迹。魏琛取来消毒止血一干零碎物件,一一摊开在床头。
叶修正在电脑上敲报告,没头没脑地唤他一声。魏琛探身去看,只得见荧光屏映照下一张梦游一样的脸,全没了下文。
轮回科技的即时消息亮起橙色的提示,勾心斗角化作信息流在屏幕上闪闪跃动。叶修撑起身子坐直一些,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魏琛又去照顾叶修的膝盖,手上撕开一片酒精浸染的无纺布,单手按住腿关节,按下去转圈一抹。
“......”打字的声音停顿了一刻,叶修骨骼修长的手指离开键盘,对着空气依次展开又合拢,像是在寻找什么可以抓的东西。
“疼你就跟我说呗,不丢人。”魏琛嘴里说得贴心,手下的力道一点也不松。
“把我按残废了你也变不成兴欣的主力,这如意算盘你打也没用。”叶修从槽牙根上吸进一丝冷气,又低头去和轮回互通有无。

轮回的远程情报支援比起嘉世的【系统】,无论是精度还是即时效力,都尚且力有不逮。叶修的状态也像是走在悬崖边上,不知什么时候,便迎来命中注定的一次致命跌落。
更何况嘉世这一次的特派员,是现役特工里的王牌。跟这样的改良版比起来,叶修充其量只算个测试版里的异数。
还有肖时钦这样的人精。

嘉世的旧事,像是一口深邃的井,又或者一扇上锁的隔间。魏琛懂得不予过问,一如叶修自己,偶尔提到嘉世,语气也淡漠疏离。
陈年的旧债只恨太多,又何苦一件件掰开揉碎去说。
两个人隔一层心照不宣的窗户纸打闹喧哗,又在极切近的细节上纠缠不休。像是枝叶交疏的两株乔木,本非同根而生,却不妨交流许多细枝末节。
佣兵团四海为家,都懂得活在当下。

魏琛撕开两道医用胶布,把绷带封在膝盖后面。叶修的出身留给他的是数十倍灵敏的神经系统,魏琛着意放轻力道按在他暖起来的腿弯,叶修依旧反射性地一抖。
“老魏。”叶修问,“烟你还有么?”

连体工装破开一道锋利的刀口,水渍里晕开几点锈红的血迹在椅背上凌乱地搭着。魏琛探身去捞半掩的侧袋,不忘抱怨几句装备损耗率太高的垃圾话。一个微草制药的塑料瓶子落入魏琛手中,动态熟极而流。

魏琛把胶囊里的药粉细细混进烟叶,而后用裁切方正的报纸块粗砺卷起。烟草和药粉的碎屑从桌边飘落些许,如同安全屋内氤氲的温暖空气——细不可闻,又带着独特的辨识气味,在裸露的肌肤上生造出安逸饱满的触觉。
叶修伸长手臂夹过一支卷烟,火机翻开盖来,一声金属的脆响。
“呼......”
“你再这样下去,就真成抽白粉的了。”
细白的烟雾从炭红火星上袅娜升起。笔记本屏幕的蓝光映着叶修困倦的眸子,又被那一星烟火燎出温柔缱绻的动态观感。
“喂,说你呢。”魏琛把药盒抛回给叶修,里面的胶囊簌簌地响。
“谁说不是呢!”叶修抬起眼睛来看他,又继续整合轮回发来的情报,“这才叫赚着收白菜的钱,操着抽白粉的心。”
这个年岁还出来混,图什么啊?魏琛有时也会想。
魏琛到了这个年纪,所求的是什么,叶修想来也当明白。而叶修奋不顾身的一丝执念,却如同委身黄金笼里的一丛炭火,又或者一段氤氲的蒸汽,穿身而过无从捕捉,只在皮肤上留一片熨烫过的红痕。
像是战场上留的一道旧伤。每每没有办法,阴雨天却泛起切肤之痛。
魏琛摇摇头,由着叶修合上电脑,扭暗床头的灯光。

“老魏,”魏琛快要睡着的时候,叶修在黑暗里忽然发话,清醒的声音让魏琛无端一个激灵。
“怎么了你又?”
“十年前,晓川化工厂爆炸起火,你知道多少?”叶修的声音漫不经心。
魏琛离开蓝雨,至今刚好十年。晓川谷地这一场大火,给紧邻的蓝雨机关训练营造成了毁灭性的伤亡打击,魏琛当时又正是蓝雨机关的中层。叶修此时提起这件事,堪称明知故问。
“我记得咱们不是来调查这件事的,”魏琛说,“咱不是来给轮回偷人的么?”
“嘶......”叶修吸了一口凉气,“偷人?你能换个文明点的词汇吗?你怎么不说偷汉子呢?”
“能别那么猥琐吗!说着正事呢你自己想歪倒怪上老夫,”魏琛心里倒是轻松了些,“你问这事,跟眼下这单生意有关系吗?”
“马上就要有关系了,”叶修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来,“而且,你自己也想知道。我猜的对么?”

那个晚上集合的时候,魏琛就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点名了。手指肚的老茧抚过一个一个的名字,每个名字都对应着一张青涩的面孔,每一声“到”的背后,都是一个年轻的生命。
一个魏琛亲自培养过、训练过,留下过痕迹的生命。
可是没有办法。有些时候,总有一些残酷的选择必须面对。
魏琛抬头看一眼黑压压的队伍,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他最后一次见了。魏琛高声点过名单上成串的名字,声音铿锵有力,如同一场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而不宣的告别。
魏琛的手指沿簇新的打印纸逐行平移,一直点到第一行的末尾。像是看不清字迹似的,魏琛的手指不自觉地一顿,神色却波澜不惊。
“郑轩。”
“到!”
年轻的声音响起,点名继续,并不曾因此停顿分毫。魏琛的手指在“黄少天”三个字上摩挲,却是轻轻的,仿佛力气太大会压坏了这个细小的名字。
一页名单终于点完。魏琛放开手指,缓缓掀开新的一页。

离开蓝雨的时候,他唯独没有机会,再叫一次黄少天的名字。

---------------------------------------------------------------------
我开脑洞的时候,它真还的是一个江公《蝴蝶风暴》的世界观paro。可惜现在已经歪到外星系了......


评论 ( 2 )
热度 ( 8 )
  1. 雅歌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etrayedages
    久违的这个坑更新了……唔下一棒交回给我,应该是卢瀚文视角的流云POV吧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