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安文逸x罗辑】心桥

写在前面:
    虽然标的是安罗但并不是安罗only。乔一帆和包子都有(强力吗?)的插入......乔一帆和安文逸,乔一帆和罗辑,包子和罗辑的互动有。并不是CP向啊我觉得但还是提醒一下吧,反正是个清水文......
    第一次写这个CP,笔力有限。
    以下正文

---------------------------------------------------------------------------

    H市知名草根战队兴欣,今天也在荣耀的征程上奋力奔跑着。

    - 安文逸x罗辑 -

    - 心桥 -

    “老板娘、沐姐姐,你们喝点水吧?”
    时值夏休期的末尾,一周的野图BOSS正被瓜分完毕,上林苑里一片打打杀杀的声音也算宣告结束。周日的休闲日子里,一群游戏宅们在老板娘的吆喝声里瓜分了午饭,东倒西歪地躺在沙发上消化肚子里两口东西。盛夏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被百叶窗挡了,一道一道地割开地板,配上空调和消暑的瓜果,正是一派懒散休闲的好光景。
    “啊?哦谢谢小乔,快来坐吧。”陈果拍拍身侧的沙发,招呼战队里这个年轻选手来看自己的平板电脑。苏沐橙正和她凑在一起,两个人写写画画,过一会又停下来商量着什么。
    平板上正开着一个应用程序。一团几何图形纠缠混杂,蛛网一样掰扯不清。
    “你从这里走试试。”苏沐橙伸出手指,点中了图形里的一个结点。
    “我看看啊。”陈果从那个结点开始,沿着线条像是走迷宫一样来回前进。不一会又走回原处,系统提示Game Over。
    “还是不行呢,另外一半还没到呢......”陈果一只手点中重新开始,另一只手恨不得挠沙发。
    “小唐你过了吗?”陈果问。
    “没有。”
    乔一帆转头一看,好吧,唐柔也正窝在沙发里,捧着手机玩同一个游戏呢!
    又围观了一会,乔一帆终于看明白了。这是个一笔画图形的小游戏,玩游戏的人要一笔遍历图中所有的路线,不能少走也不能重复。在起始的阶段还算简单,可是到了陈果现在这一关,每个图形都像蜘蛛网一样错综复杂,一步画错步步纠结,最后甚至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
    真是个磨人的游戏啊!
    再看唐柔呢,根本就不像陈果和苏沐橙想得这么多。人家干脆从一个点开始一路画起,画死了算完,再来一遍呗......
    撞大运,这也算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方法了。尤其对于唐柔这样的妹子,这种方法大概是最适合她的了。
    当然,假如撞了半个多小时还没撞出去,那也就同样是个磨人的事情了。
    “真难啊,这一关......”陈果又死了一回,脸上都露出打荣耀竞技场时候的暴躁表情了。这大夏天的,还是空调屋里,心里真是燥得很......

    “怎么了?”安文逸终于也凑过来,加入了围观老板娘的行列。
    陈果周围围着好几个人,怎么支招的都有,最终是越走越乱,又连着死了好几把,终于把平板往安文逸手里一塞,拉着苏沐橙吃水果去了。
    “你们玩!谁把这关过了谁请客吃饭!”老板娘气愤的声音。
    “啊?还请客......这怎么回事?”安文逸莫名其妙地就坐沙发里了,还没搞明白这里面的逻辑关系。
    “老板娘着急说错话了吧......”乔一帆也是哭笑不得。

    正是饱足慵懒的下午,两个人的基础训练也完成了多半,乔一帆干脆就坐在沙发扶手上和安文逸研究起小游戏来。两个人分析半天各结点的线段疏密,从边界向中心试,又从中心向边界试,怎么都还是过不去。
    “呼......”乔一帆算是知道老板娘为什么心浮气躁了,连他这种每天重复枯燥训练的踏实选手,毫无头绪失败个二十多次,也难免心浮气躁的。乔一帆转头去看,安文逸依旧捧着平板倚在沙发里,手指锲而不舍地画来画去,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要不,咱们也吃个橙子去吧?”毕竟这也不是他们的训练项目,乔一帆就有点心生退意了。
    正在这个时候,屋里突然一声惊讶的喊声。竟然是唐柔捧着手机,惊讶得都呆住了。两个人再一看,罗辑正靠在沙发边,给唐柔的手机指指点点,然后还不好意思地摘下眼镜来擦擦。
    “怎么了......”唐柔虽然是个强力的DPS,但是在这伙人眼里,还真是少有这种惊讶诧异的表情。乔一帆最先起身,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我过关了。”唐柔的声音里都还不确信刚才发生了什么,又拿起手机看了一遍,“哦,其实是罗辑过关了。”
    三个人的眼光马上就都转过去了,像是看大神一样看着罗辑。
    “他第一遍就过关了。”唐柔又说。
    三个人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罗辑。
    这是巧合!一定是巧合!三个人的表情各异,心里喊的都是同一句话。
    “那个,你,下一关你能也试试吗?”最后还是乔一帆先开口,口气都弱弱的,有种生怕大神再碾压了这群渣渣的惊惧。
    唐柔翻开下一关,罗辑看了十几秒,伸手一遍过了。
    三个人的腿同时一软。
    唐柔又翻开下一关,罗辑又看了十几秒,伸手一遍过了。
    三个人同时感到这完完全全不科学。
    唐柔又翻开一关,然后又翻开一关,又翻开一关......
    罗辑从观察十几秒,到观察二十几秒,到观察半分钟,全是伸手一遍过。过到后面几个人都麻木了,各种费解的图形都让人家一遍破解,这游戏简直就像是罗辑编的。
    “天才......”唐柔觉得这游戏要是有职业联赛,罗辑简直妥妥的冠军。
    “你太棒了......”乔一帆干脆剥了个橙子,罗辑一边长考他一边递过去分给大家吃。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安文逸忽然问。
    几个人同时一愣。是啊,刚才光顾着惊讶了,都没往这边想。人家可是数学系的高材生,会不会有什么数学模型在这个游戏里面,又被罗辑给分析出来了?
    “这个啊,”罗辑露出了一股很想得瑟又有点纠结的表情,“你们确定要听吗?”
    
    “可以吗?”乔一帆问完又有点心虚,万一这又是神来一笔的什么模糊数学混沌算法,他们这群人还是自动弃权的好。
    “这个很简单的,说出来就没有意思啦......”罗辑有种把戏被拆穿的羞赧,看了看安文逸,最后还是翻出刚开始那一关来。
    “要破这个图形,重点在于结点上面连接的线段。很简单啦,只有发射出奇数线段的结点,嗯......才能作为起点和终点。”罗辑说完看了看他们几个,见到三张难以置信的面孔。
    “找到奇数线段的结点之后,就从那个点起始,”罗辑一边说,一边在图上比划,“这个点是一个偶数点,你们看,一、二、三、四,有四条线段。所以要经停它两次,但它不能作为始发点的。”
    三个人凑过去看小小的手机屏幕,罗辑又指指另一个地方,“再看这个点,一、二、三,它只有三条线段相连。我们就可以从这一点出发。还有这个点,也是奇数点,它就可以作为终点了。”
    三个人听得似是而非,虽然还不明白原理,但确实是简单粗暴的应用。
    “找到起点,然后呢?”安文逸看着屏幕说。
    “就随便画画,就,好了啊?”罗辑的声音都带着点不确定,有点敬畏地去看安文逸。
    都是差不多年龄的大学生,安文逸果然就自带一股靠谱的气质。
    “就随便画画......”罗辑的神格在乔一帆心里都高大起来。这随便画画都能一条过,那要是不随便,这游戏还有什么好玩的?
    “所以说,告诉你们窍门了,玩起来就没意思了。”罗辑不好意思地抓头。对于今天被当做天才围观这件事,作为兴欣的一员,他还是挺不习惯的。
    何况这还是他小学奥数课上学过的小窍门,算起来都有十几年了还拿出来骗人......
    罗辑看了看另外几个人的表情,明智地没把“这是我小学玩剩下的”这句话说出来。

    唐柔和安文逸若有所悟,各自占据了一个沙发开始在游戏里前进。掌握了这么一个方法,过关果然就快了起来。虽然不至于一条过,但是多尝试几次,也都能撞过去了。乔一帆若有所思地看了几把,却是对罗辑的话又思考起来:“说起来,临江水廊那张地图,你就是这样找到遍历方法的?”
    “对呀!”罗辑特别的开心。临江水廊是兴欣战队在挑战赛经历的一张重要单挑图,现在兴欣工会的大总管伍晨,在那一战里就曾经利用地形的优势,把包子的流氓给远远地风筝死了。后来,罗辑利用闲暇时候,把临江水廊的地图仔细分析了一遍,还写过一篇这张地图的遍历攻略发到网上。可惜昧光依旧是个籍籍无名的酱油队员,昧光攻略的啰嗦又有珠玉在前。临江水廊这么一张单挑图,硬是被他分析出了四个刷新点的十七种优势遍历策略,不厌其烦掰开揉碎洋洋洒洒地发了三万字,读者还没看完就骂声一片——谁对付一张单挑图还要把地图全踩开啊?而且还只是陆地攻略,那要是走水路怎么办,这也没分析不是?
    想来也不会有人像包子那么听话,说不下水就不下水,硬是让人远程轰死。更可惜的是,这篇攻略的唯一有效受众,也就是包子本人——看了两眼就嫌弃字太多扭头单挑去了。
    可以想见,罗辑听见乔一帆提起这篇攻略,该是有多激动,多感慨,多泪流满面.......

    旁边两个人还在嘀咕踩地图的路线设计,安文逸却又靠进沙发里,重新刷起平板游戏来。掌握诀窍之后,之前艰深无比的关卡便都成了纸老虎,稍微动动脑子,也就闯过去了。不一会,第一阶段的所有关卡都被他破解一遍,程序跳出一段动画。合着这还是个包含简单剧情的闯关游戏,动画里面的小男主角从城堡里跳出来,跑进森林。前路一片苍苍郁郁鸟语花香,森林深处的小女巫回眸一笑,是个漂亮姑娘。
    系统提示第二阶段解锁,所有的线条都变成浅绿和玫红的配色。第一关的图形刷新,赫然是朵玫瑰花的形状。
    安文逸愣了一下,而后又为设计者的情趣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下图形的设计,尝试两次,竟然就通过了。
    玫瑰花淡去,下一关刷新,图形变成一个小魔法阵。小魔法阵之后,是一个巫师帽子。巫师帽子之后,是一个漂亮繁复的小花环。
    越复杂的图案,有时候却越好计算。安文逸的精神集中起来,比比划划,小花环也迎刃而解。
    小花环之后,这一阶段也跟着破了。小动画又演起剧情,森林场景突变,大地震颤,前面出现一条湍急的小河。
    第三阶段的图案缓缓升起,是一颗心的形状。心形内部的线段像蛛网一样错综复杂,隐隐仿佛一座藤桥,绶带般贯穿了心形两侧。
    真是奇怪的设计啊。
    安文逸不知为什么,忽然发出一声叹息。而后靠坐在沙发里,发了一分钟的呆。
    小男孩冒险的路上,总有这么条湍急的小河,连手机游戏都知道。
    可笑。

    安文逸把手举起来,放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着。
    这是一双典型的B市男生的手。并不纤细,也全没什么惊艳。拎过书包,抓过薯片,玩过手机,冲过泡面, 如同每个大学生一样——就是这样一双普通的手。
    而今,这双手忽然就变得不一样了。这双手承载了他太多的梦想和寄托,是他前进路上必须的依靠......同时也是那条湍急的小河本身。
    为什么兴欣会选择我?安文逸从未停止过拷问自己。叶修曾经给过他再简单直白不过的答案,但他自己依旧缺乏确信。安文逸是个理智的人,因而那些热血冲动蛊惑人心的回答,一度令他觉得非奸即盗。他冷静地分析着这个世界,一如冷静地分析自身。
    效用,机会,投入产出比。时间、资本,增长和衰亡。
    决赛备战时,当叶修交易给他那套全速装备的时候,他心里竟然是一松。兴欣对他并没有无谓的预期,正如他对自身的评估一般恰切。
    他并不为此感到不甘。他的心里有个小人在远远地批判着这一切,而后凑近耳边:“你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恭喜你,兴欣的看法与你志同道合。”
    
    安文逸缓慢地坐起,捧起平板来掩饰这一刻的走神。那一只普普通通的手从既定的结点开始描摹,在藤桥的中心盘旋出纠缠的折线。
    为什么要选择兴欣呢?
    安文逸这几天也曾思索。为什么就真的听信了叶修的话,来这个网吧从零开始?为什么即使作为队伍中一块丑陋的短板,也要忽视质疑的声音一路坚持?可笑的是,答案竟然和他的理智背道而驰。
    因为即使清醒地评估着自己,也不愿意放弃成长的可能吧。
    就是这样一丝执着的相信,穿透了理智的冰层和冻土,在北桥的河边,柔嫩地发出了一丝芽来,根部深深地扎下去,直到他心里裂开来疼痛又温暖的缝隙。只要有阳光,有水,还有时间,他便可能......便一定——
    
    “走这里试试?”身边忽然坐下一人,手指伸出来虚点在屏幕,陡然的切入让安文逸一惊。
    是罗辑。罗辑有点歉疚地让了让身子,而安文逸的手指却先于头脑做出了反应,顺着罗辑点出的路线划下去,两个人的手几乎碰在一起。
    罗辑指的是一条出路,安文逸渐渐脱出了藤桥的包围。对方的手比他的更热一点,两个人沿着心形的轮廓舒展地划起。
    为什么......会,喜欢罗辑?
    入不敷出。毫无道理。心里渴望极力接近,身体却疏远地保持着距离。
    “没有用的。”那个批判的声音在回响,他丢盔弃甲狼狈逃离。
    可是没有办法啊。
    手指转过心形的尖端,在那个纤细的锐角上短暂地停顿。
    安文逸擅长评估比对的脑子算过成百上千次,也算不出自己的出路。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窍门的?”安文逸忽然问。
    “一笔画定理,这是图论的基础,起源于柯尼斯堡七桥问题。”罗辑吐出一串长长的名词,认真思考后又补上一句,“十八世纪被解决了,我记得是欧拉。”
    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去看他。罗辑的眼神专注且安静,像是清澈深邃的泉眼。
    “真不懂你们数学系......”
    “行啊昧光!你开窍啦?”包子大叫着冲进客厅来,把这两个人吓了一跳。只见他一手攥着一瓶可乐,一手勾住罗辑的脖子,“终于想通要跟你老大混啦!”
    “等等等你干什么!”罗辑正沉浸在数学史的汪洋大海里,被包子这么一拽,魂都给吓飞了。
    “你别不好意思,我都听见啦!哦啦!我让你准备好来竞技场领死,你刚才不是说哦啦?快点来吧!”

    罗辑被包子用一只就给手制服拽走了,安文逸忍着笑祈祷罗辑能多活几秒。打断的游戏还得继续,整个图形还差最后一道,安文逸低下头去,从心形的上端开始画起。委婉的折线走过藤桥的中轴,伸展延续——一直抵达心形的对侧边缘。
    跨河长桥。断水一刀。

    “我会走下去。”
    直到或可预知的既定的终局。

    - THE END -


--------------------------------------------------------------------------

觉不觉得是个乔一帆喜欢安文逸安文逸喜欢罗辑罗辑却只喜欢欧拉高斯和柯西大神的贵乱故事.......^ ^|||
这都是您的幻觉(诚挚地跪

评论 ( 27 )
热度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