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孙肖主】期年 01~08

作者是肖时钦苏。

大纲已搞定,文风看心情。

奇怪的小故事集锦。OOC预警。

 @雅歌 生日快乐。


1

    H市的7月,天气闷热而躁动。热情的粉丝身上凶猛的烟味、汗味和宅男久居网吧自带的发酵味道,让肖时钦陷在人堆里晕头转向呼吸困难。兴欣网吧里,越来越多的粉丝在闻风聚集,连肖时钦这种自带寻路技能的战术大师都已经找不着北了。人堆外面的粉丝想往里面挤,里面的粉丝又推来推去想抢个正面镜头说两句话,肖时钦只觉得前胸后背都是人,空气里的含氧量也是越来越低了......
    最终还是网吧看不下去,工作人员出面维持了秩序。再这么下去,肖时钦跟孙翔有可能出个好歹不说,网吧里的设备都要给挤到桌子底下去了,这也是兴欣网吧不希望看到的。肖时钦跟孙翔好不容易跑回街对面,嘉世大楼里清凉的空气迎面而来。孙翔一身热汗大呼好爽,肖时钦倒是浑身一抖,紧接着就是一个喷嚏。
    “喂,你行不行啊!”孙翔脸上一副“你的战斗力怎么只有5这跟说好的不一样”的表情。
    肖时钦低头修理着眼镜腿,此时叫冷风激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嘉世为了迎接肖时钦这尊大神,很是下了一番功夫。记者招待会啊吃饭啊都是份内的,此外又给肖时钦打扫了一间宽敞的宿舍,朝向安静采光良好不说,还重装了新家具。肖时钦回到屋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窗透气,对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树叶深深地呼吸,自己净化了半天还觉得呼吸里全是烟味。完事一回头,谁成想孙翔也跟在后面进屋来了,正拿着遥控器摆弄空调呢!
    肖时钦头发梢都是湿的,T恤的后背也塌透了,眼看着空调的扇叶缓缓翻开,绿灯一闪一闪的,冷风徐徐地又吹了过来......
    “阿嚏!”肖时钦及时地转向了窗户外面,还是没挡住脖子后面那一股凉气。

2

    “不就一个眼镜吗!”孙翔大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靠,撩起衣服下摆来抹脸上的汗。
    “是呢,我就这一个眼镜......”肖时钦把眼镜腿掰来掰去,心里叫苦不迭。
    “我那还是雷朋的,再买么!”孙翔心里一股豪气顿生。一个小网吧副本,掉了装备耐久是多正常的事。
    “嗯......”肖时钦抽了张纸巾给他,觉得还是转移一下话题比较好。
    “擦擦汗,别感冒了。”

3

    离挑战赛正式开始还有整整两个月,战队里历经一系列的人事变换,也在进行一些重建和磨合。然而在这群游戏宅眼里,夏休期毕竟是比紧张的常规赛季要轻松多了——进网游参加参加活动,偶尔抢个BOSS,总比平日每天8小时的机械训练要有趣。
    这是一个漫长的夏天。

4

    给肖时钦装宿舍也不知谁的主意,总之装得低调华丽有姿势,床单被罩窗帘沙发都是高档货,也难怪孙翔喜欢跑进来。肖时钦刚到嘉世一个月,孙翔早就不见外了,心情好的时候就大摇大摆到他屋子里来视察工作。
    “你这个到底开不开花?”孙翔晃悠到窗台边上,捧起小花盆来左看右看。
    “开吧,我搜了点图片,开小白花。”肖时钦说。
    是的,肖时钦的宿舍里不仅自带低调华丽的沙发窗帘,窗台上还摆着一个盆栽和一盆金鱼。
    高端大气的企业文化,精雕细琢的细节追求,这就是豪门战队的气度啊——肖时钦想。
    不得不说有时候肖时钦想得太多了,好在也没人知道。不知道这算幸运还是悲哀。
    孙翔从来不是个拘泥于这些小情调的人,但是看见窗台上摆个盆栽金鱼,还是忍不住手痒痒。三天两头来逗金鱼不说,还喜欢拿起盆栽来各种摆弄。
    “都好几天了它怎么也不见长呢?”“喂,它到底能不能开花啊?”“这要是光长叶子岂不是欺骗感情吗?”
    孙翔是个缺乏耐性的人,对这个盆栽的良好教养很快就见了底。面对孙翔这副揠苗助长的样子,肖时钦尴尬得不行。
    “你再这么盯着它看它就...咳,更不长了。”肖时钦拿食指的指节掩着嘴,心虚地把眼神瞟向另一边。
    “所以呢?”孙翔问。
    “所以只要慢慢浇水,补充养分,总有一天会开的吧。”
    肖时钦接过花盆来,用手指理了理交疏狭长的叶子。一根鲜绿的嫩茎从花叶里悄然伸出,纤弱地摇摆着。
    
5

    孙翔信了。
    孙翔马上按着肖时钦的肩膀催他去淘宝买了一堆东西,比如鲜花营养剂、塑料小喷壶,还有给金鱼的鱼食、水草、氧气管、盆景石......
    肖时钦心里苦笑。虽然这确实是他需要的,可未免也太多了些。孙翔毕竟还是三分钟热度的少年心性——今天播种,明天就希望能够收获。
    等到一直看不到希望,很快也就忘记了吧。

6

    关于盆栽和金鱼的故事,结局并非如我们想象一般无疾而终——结局来得远比肖时钦甚至孙翔预感得快。
    两天后的一个下午,孙翔再次大驾光临的时候,金鱼已经翻着肚皮漂在鱼缸里了。
    孙翔特别难以置信特别不甘地看着鱼缸,半晌又转头去看肖时钦。
    “没事,总会这样的吧。”肖时钦说,说完还对他笑了笑。
    “那啥......”孙翔想了想又说,“我......”
    孙翔想说金鱼肯定不是我玩死的,我不就是逗逗它吗怎么就这么脆弱,这不是开玩笑么。
    “没事的。”肖时钦捧着鱼缸说。
    “我啊,从小就是。”
    阳光从圆形的玻璃鱼缸里照过来,在肖时钦的胸前聚起一个明亮的圆点。
    “养什么都养不活。”

7

    等到那盆吊兰也死了的时候,孙翔很确定它是被自己作死的了。
    只不过是把死掉的金鱼埋进花盆里么,怎么就这么不禁折腾......
    直到植物的根茎都烂成黑色,叶子干枯到脆硬易折,孙翔才彻底地明白,这盆花也离他而去了。
    “没关系,”肖时钦说着,眼睛还是忍不住盯着花盆,“习惯了。”
    “哦...”孙翔故意装作若无其事,拿起花盆准备出门扔掉眼不见为净。走到门口,仿佛又想起什么,忽然指着肖时钦开始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养什么死什么所以你叫生灵灭吗哈哈哈哈哈哈!!!!!!!!!”
    “......”肖时钦的内心有一群神兽奔过。
    你的关注点呢!这是人类的脑回路吗!

8

    后来肖时钦终于等到了一份快递。他坐在食堂的垃圾桶边上,一件一件掏出来里面的假山、水草、氧气管和营养剂,舍不得地摸摸看看,又就着垃圾桶扔掉了。
    所以说,这真的是一个漫长的夏天。


09~15

评论 ( 17 )
热度 ( 244 )
  1. 尤纳菲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