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孙肖主】期年 16~25

小事情:主公,待我为你治伤捉疾。
孙翔:泥说神马!豪——龙——破——军——!!!

16

    挑战赛开始了。
    昔日的嘉世王朝,而今居然身陷挑战赛。这在粉丝论坛上已经是个经久不衰的嘲点,然而嘉世内部却意外地没受什么影响——也许是孙翔和肖时钦的存在给了他们安全感,也许是嘉世官方的态度让他们相信王朝并不会倾颓,又也许,嘉世在挑战赛里堪称无趣的碾压级表现,让他们感到特别的放松和轻蔑。
    而这,正是肖时钦最不想看到的东西。

    “喂,我说,你幼稚不幼稚?”孙翔蹲在木地板上,手上拎着肖时钦的乐高积木,伸手这掰掰那抠抠。
    “是有点...”肖时钦这小爱好也有些年头了,被问了也不恼,“就觉得有意思嘛。”
    肖时钦正在给孙翔拷录像,此时刚好转过身来,一手搭在椅背上跟他闲聊。 

    挑战赛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天气也转进了初秋。嘉世的楼里倒算不上冷,正是气温让人最舒服的时候。也就是挑战赛正式开始运转的这一个月,肖时钦才算把孙翔的脾气摸清楚了。嘉世战队的这位当家王牌,平时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张扬的劲头,好像没有他趟不平的事,没有他冲不破的坎。于是一旦有什么事情真给了他挫折打击,他也就格外迈不过去。
    可是,反过来说,要是什么事都顺着他,让孙翔把存在感秀爽了,然后呢?然后大神就高高兴兴日常训练去了。剩下的麻烦事,只要无关叶修,孙翔倒是乐得当甩手掌柜。
    自从想通了这一点,肖时钦再去和孙翔交流,意外地就顺畅了起来。孙翔这种一辈子抓不住重点的脑回路,最好还是不要给他天马行空的机会。肖时钦通常就准备好方案ABC,等着孙翔打钩就行了。
    “你觉得无聊么?”肖时钦忽然问。
    “还行吧。”孙翔随口一答。
    第八赛季的孙翔,肖时钦也曾经研究过,就如同研究每一个对手一样。当时嘉世的跌落,仿佛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网,而孙翔,就如同一头困兽。他竭力地挣扎嘶吼,想要像从前一样一路前冲,可这张网太沉重了,把他死死地拖在了地上。
    诚然,嘉世在保护孙翔,嘉世在支持孙翔,嘉世对孙翔寄予了巨大的希望。然而彼时的嘉世中,这样的希望却转变成了巨大的压力。孙翔在复杂的团队作战里像是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可是每一双看向他的眼睛,依旧满怀期待。
    甚至孙翔自己,都觉得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可是事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没有人告诉他。
    嘉世对孙翔的期待,是孙翔可以尽快承担起责任,成为一个带领队伍前进的靠谱队长。而孙翔对嘉世的期待却是——他希望这个队伍可以跟随他的步调,支持着他在联赛的路上前进。然而事实上,上赛季的嘉世与孙翔,因为很多方面的原因,完全不是双方期待的样子。不知该说嘉世高估了孙翔的智商还是孙翔低估了嘉世的内部混乱程度,总之双方的磨合惨不忍睹,越磨越是血肉模糊。
    这也是肖时钦决定转会嘉世的原因——他在这一团血肉模糊里,准确地预见到了巨大的潜能。而这双方之间的漏洞,也只能由他肖时钦来补了。

17

    “你觉得呐?”孙翔反问。
    “觉得什么?”肖时钦一愣。
    “觉得无聊?”
    孙翔手里举着一个砖灰色的模型,是肖时钦这几天拼的乐高。看上去明明白白,就是个城堡的形状。旁边配着一叠图纸,花花绿绿地画满了步骤。肖时钦睡前会搭点这种小玩意缓解心情,孙翔对这东西也是好奇已久。
    “不无聊啊,堆着玩的。”肖时钦顺带着就转换了话题。
    “嘁。”孙翔笑了一声,又百无聊赖地去拆城堡上的砖块。

18

    当肖时钦分散了压力和期待,当孙翔可以稍微挣脱那样一张大网、回归为一名专注的选手时,肖时钦明白,自己走对了第一步。
    虽然无聊不是好事,那总比心情暴躁要强。
    而且,没有关系不是吗。这个相对轻松的赛季,给了肖时钦很多的时间——孙翔也是。

19

    “你听说过影子战法吗?”肖时钦问。
    “嗯。”邱非点头。
    “想试试吗?”
    “...嗯。”邱非思考了一下,“如果这是你需要的。”
    
20

    “这段录像,你研究过很长时间了吧?”
    邱非一惊,回过头去,只见到肖时钦的侧脸被屏幕映亮,镜片里反射着两个战斗法师战作一团的身影。
    本来已经是晚间休息的时间,训练室里空无一人。事实上,在很久以前,晚间休息的训练室里,叶秋大神是喜欢熬夜的。那个时候,苏沐橙会准时来泡一杯绿茶,再过一阵,邱非会听见大神走回卧室的脚步声。
    邱非摇了摇头,把那些陈旧杂乱的声音甩出了脑袋。
    肖时钦礼貌地取过鼠标,把进度条拖回了十几秒之前。
    “这一处走位,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
    那是一个精准的天击,在邱非主视角的边缘,等到邱非操作完毕意识到这个动作的时候,已经被天击挑空了。
    “这是...走位?”邱非惊讶。
    “嗯,”肖时钦又往前拉了一秒,正是邱非闪过了对方的霸碎,跃起在空中的一瞬。
    “他这个霸碎,本来是虚招,其实是想用收招时那一步的移动,来卡你的视角。”
    邱非心里也是一惊。本来这是个擂台场、单挑局,又是两个战斗法师的对战,他还真的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可以学习的走位内容。
    “对方这样的走位,之前也出现了一次。你是两次失误在了同一个动作上。”
    肖时钦的声音里没有什么波动,只是陈述一下事实。邱非却呆住了——这也会是指导赛的一部分吗?这局指导赛中,究竟还有多少东西,是他尚未解读、甚至无法解读的?
    “近战职业的单挑里,也有走位的学问的。”肖时钦却自顾自说了下去,“你在技术方面的进步,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可是细节方面的内容,还有很多提高空间。”
    “比如这样的小走位?”邱非问。
    “嗯,”肖时钦肯定地看了他一眼,“这样2身位格之内的走位,你应该也不陌生。比如著名的遮影步和Z字抖动,就是卡视角和卡攻击的两个极致。”

21

    遮影步,Z字抖动,邱非当然听说过。这两个动作都有过具体的攻略和教程录像,作者至今还被人说成是他的师父。
    走位,但凡是个玩家都知道要磨炼这方面的意识。卡视角和卡攻击,也已经是土到不能再土的概念。可是偏偏就有人,可以把这样平常的概念和意识磨练到极致。这样千锤百炼的打法,即使写成攻略录成视频,也很难复制了。

22

    孙翔晚间夜宵归来,在训练室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23

    “喂,小鬼!”第二天,晚间休息,一叶之秋在QQ上弹了战斗格式。
    “孙队?”战斗格式礼貌地回答。
    “单挑,敢不敢!”

24

    “你看,这个地方,他在天击龙牙之后接的是普通上挑。”肖时钦按了暂停。
    “所以?”
    “他的上挑里面有一个甩鼠标的操作,你能看出来吗?”
    “嗯。”
    “为什么?”
    “为了调整角度,控制我的视角?”
    “对。还有呢?”
    “提高我的浮空高度......”
    “然后?”
    “然后他的操作时间就会多一些,可以走一个更好的位置,出百龙流星打。”
    “对了!”肖时钦笑,“很多的连击处理,靠的不仅是极限的操作,还有前后招式之间的预判与控制。不要被一时的优势或者劣势所迷惑,这无论在单挑还是团队战里都是重要的意识。”
    这是一盘一边倒的战斗法师单挑,发生在嘉王朝工会两个小号之间。基本上就是对面的战斗法师把邱非各种连击揍翻,浮空、扫地、打背......荣耀!
    邱非把这段录像给肖时钦看的时候,刻意严肃地绷着脸,不希望自己的情绪被看出来。不过肖时钦倒没往这方面想——
    孙翔主动跟邱非单挑?不管是怎样结局多长时间的单挑,只要想到孙翔终于好好看看自己这条影子了,肖时钦就是一阵欣慰。
    邱非作为嘉世的战斗法师,还有什么比跟孙翔单挑能更直接地学到东西呢?

25

    孙翔一直以为他跟邱非的秘密单挑是瞒着肖时钦进行的,就如同邱非一直以为他和肖时钦的秘密复盘也是瞒着孙翔进行的一样。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呵呵。


26~33

评论 ( 4 )
热度 ( 99 )
  1. 尤纳菲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