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伞修橙】昨夜星辰

虽然标着伞修橙但其实写到兴欣的时候每个人都刷了不少存在感尤其是包罗乔安乔我又控制不住了我对不起大家.....

特别感谢stellarium,作者在这方面其实是个白痴。

沐橙女神生日快乐!

------------------------------------------------------------------------


    春节眼看就要到了,第十赛季一路前冲的兴欣战队,终于即将迎来为期不长的休整期。陈果督促着队员们买好了回家的机票——尤其是某两位大学生。陈果如今身为战队的老板,心里的底气和从前已经不一样了。可是想到战队里还有这么几位祖国未来的花朵,不由得心里都有点忐忑——一想到这些个孩子就要回家跟家长讲述职业战队的日常生活,陈果忍不住就开始反思自己日常中有没有什么照顾不周了。
    好在,这样的担忧也只是一时想想而已。第十九轮战罢,春节假期也就即将开始了,又刚好遇上T市客场对战三零一度,陈果干脆就晚买了一天机票,准备战后在T市带着大家小聚一下,而后也就方便罗辑安文逸唐柔他们就地解散。
    这个计划不得不说非常贴心。罗辑带着陈果他们走街串巷寻了个好馆子,大家热闹地吃了一顿铜锅涮羊肉,一股春节前的热烈气息暖洋洋地充斥着这些职业选手的身心。
    “真好啊!”陈果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眼看着自家战队的这些选手有说有笑正往宾馆进发,陈果都不由得有了一种大家庭的温暖错觉。
    “真好啊。”唐柔不知什么时候也走到了陈果身边,小声地说了一句。
    陈果高兴地拉住唐柔的手。唐柔的围巾和外套里都熏染上了浓厚的涮锅味道,让陈果竟然有种意外的安心。这半年来,两个妹子的友谊并没有因为选手或者老板的身份而生疏,反而因为在荣耀世界里共同的拼搏,变得更加亲近了。
    战队里几个年轻的选手走在陈果前头,正乱糟糟地打闹成一团。包子终于还是无视了罗辑的抗议勾住了自家小弟的脖子,忽然又抬手一指,转移了话题——
    “喂,昧光,你们这边有星星啊!”
    罗辑的第一反应是那当然了,否则勾住我脖子的是谁?
    不过等到罗辑扶了扶眼镜,终于也算看清楚了。这天正是个大风的天气,西伯利亚下行的冷空气把T市积压数天的雾霾都清了个干净,又兼到了腊月底,残月眼看着还没升起来,的确是个观星的好天气。
    罗辑眯起眼睛仔细看看,还是认真地回答了这个漫不经心的问题:“嗯,有星星。你指的那个,是猎户座的腰带。”
    这一句话就激起了附近几个年轻人的好奇心。这几个城市里长大的孩子都没怎么认真看过星星,听到罗辑认识星座都凑了过来。包子更是星座迷,扯着罗辑就开始漫天发问,“小弟你还懂星座!我是水瓶座呢在哪呢?猎户座我可没听说过啊。狮子座有吗?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滚滚滚滚滚!”罗辑一头黑线地推开包子拯救自己的耳朵。
    “所以这个是猎户座。”乔一帆的头发被风吹得都翘了起来,只能一边捂着领口挡风一边辨认,“那,这个呢?”
    “哪个?”安文逸和罗辑同时一推眼镜。两个人动作格外地同步,而后还互相看了一眼——安文逸终于绷不住弯了嘴角。
    “就是更高一点地方。”乔一帆凑近一些给他们指,“那边有四个星星,比较对称,你们能看见吗?”
    “哦......”安文逸近视的度数不算深,辨认了一下也看到了,“有点像梯形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
    “那是,呃.....御夫座。”罗辑终于也认了出来,“再往上找还有一颗,它其实是个五边形。”
    乔一帆凑过去和安文逸一起找,一边找一边伸手指给他看。而见到安文逸随着自己的手指抬起头来的专注样子,乔一帆心里终于轻松了一些。前一天对战三零一度的团队赛,正是风景杀舍命一击带走了小手冰凉从而打开缺口扭转了战局。安文逸在这之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绪表露——既没有沮丧自卑,也没有燃烧什么热血发什么誓言,反倒客观地在复盘里点出了自己的几处失误,甚至连叶修都表示了这并不是安文逸的个人责任,而是团队防守方面的整体欠缺——可乔一帆还是能看出来,自家的室友心里紧巴巴的,总好像被什么东西攥住了一样,连笑的时候都仿佛被牵住了嘴角,总带着一点放不开的意思。
    这样下去可不好啊......乔一帆说到底还是有点担忧。可是不知为什么,他依旧觉得,如果是安文逸,那么他总有一天可以做到。
    很多时候,他们这些并不天赋异禀、也不受什么关注的选手,能够依靠的,也只有虔诚的相信和不懈的追求了吧。
    罗辑在这个时候不仅是尽了地主之谊的本地人,而且担当起了天文知识科普小讲座的主讲——虽然一般他还没展开科普就被包子打断了——但这种听上去酷炫高洋的星座知识,依旧让陈果也好奇了起来。
    “猎户座往旁边一点,可以看见金牛座,很亮的那一颗是牛的眼睛......”
    金牛座陈果可是听说过,拉着唐柔就去找了起来。
    “再往旁边一点,可以看到昴宿星团,其实是一群小星星聚集在一起,眼睛好的人可以一颗一颗数出来。”
    听见这个,连方锐都凑到了前面来,仰着脖子看了半天,大叫一声“我看见了!!”
    “你看见什么了你。”魏琛叼着烟一脸享受地踱着步子,一脸“你们年轻人就是爱瞎玩”的不屑眼神。
    “我看见了,一二三四五,五个!”方锐特自豪,“那个,那叫什么团?”
    “昴宿星团。”罗辑答。
    “对对昴宿星团!长得像芝麻烧饼。”方锐这说得跟没吃饱一样,魏琛的一口烟差点喷出来,终于还是没忍住心里那点好胜心。
    “让老夫给你看看啊。”魏琛把烟摘下来夹在手里,也眯着眼去找那个小星团。盯了一会,笑呵呵地跟方锐说,“老夫数出来六个。”
    这语气太猥琐了!方锐大大怎么能忍!    
    方锐又瞪着那双真诚的眼睛去找,“我这次看见十个!”
    “呵呵,老夫看见十六个。”
    “我看见二十一个!”
    “......方锐前辈......”罗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昴宿星团根本没有那么多星星......”
    周围一片哄笑。方锐也不恼,还挥着手告诉罗辑不要在意太多细节,魏琛在旁边更是一脸得瑟,陈果简直都看不下去了。不就是数星星多数几个吗,就这点破事还那么高兴,素质呢!
    陈果自己都被染上了这股科学普及的气氛,也找了一颗亮指给罗辑看:“那个挺亮的,再高一点,对,那一颗是什么座?”
    对于自家老板的问题,罗辑也推推眼镜思考了一下:“那颗应该是火星,是一颗行星,不属于哪个星座的。不过它后面很近的就是双子座,你现在可以看见四颗星,比较的对称......”
    “双子座!”包子终于听见一个熟悉的名词,“老大就是双子座!”
    “嗯,是啊......”陈果难得能接过包子一句话。
    “火星跟双子座在一起,老大今年战斗力可得爆表了!”
    周围几个人笑得更大声了,纷纷都回头去看叶修,叶修还应景地举起手来,气势磅礴地冲他们挥了挥。星座这种东西,被罗辑说出来就像科学,被包子说出来就像迷信,这同样的话果然还是得看气质再说啊。
    莫凡倒是没搀和这些事情,依旧把脸埋在围巾里,不远不近地走着。罗辑的声音从一旁传进了他的耳朵:“英仙座流星雨,大家应该听说过?这就是英仙座,代表着希腊神话里的珀尔修斯。这个家伙在神话里面斩杀了美杜莎,大家看见特别亮的那一颗星星,就是他手持的美杜莎的头颅。”
    “美杜莎?嗯,怎么说呢,就是神话里面的女妖怪,”罗辑看了包子一眼,转换了一下措辞,“特技是瞪谁谁石化......”
    “不应该是怀孕吗?”包子问。而后受到了群众的集体围攻。

    这群人说说笑笑地往回走,不时还得停下来认星星玩,队伍渐渐地就越拉越长。叶修慢慢地落在了最后,苏沐橙倒是跟在他的旁边,两个人安静地听着前面打闹的声音。
    “不和他们玩啊?”叶修点了一支烟,对苏沐橙说,“这些个星座之类的,我还以为你也喜欢呢。”
    “这些就算啦。”苏沐橙倒是没说什么。
    可是仔细看过去......苏沐橙眼神里竟然有一点落寞。
    叶修也没再继续问,两个人就在最后这样并排走着。慢慢地,叶修和苏沐橙都想起了一些东西。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晚上,他们共同的记忆。
    
    “小橙今天有没有吃饱呀?”苏沐秋拉着苏沐橙在便道上走,一边走一边被苏沐橙拽着胳膊晃。
    “吃饱了!”苏沐橙开心地在旁边蹦。
    ““哎哟你可小心点呀!”苏沐秋心里也是高兴,随即又把妹妹的手握紧了些。
    “嗯。”苏沐橙不跳了,接着伸手去拽叶修,有学有样地问,“你今天有没有吃饱呀?”
    “吃饱了,都是托大小姐的福。”叶修回答得特别严肃认真,还像模像样地单手捂着心口,装成苏沐橙爱看的电视剧里那个帅气的男配角。
    “哈哈哈你不要学他傻死了!”
    这天正是苏沐橙的生日。按照兄妹两人这些年的惯例,这天晚上是要找个好馆子带沐橙吃饭的。尤其是这个冬天,苏沐秋和叶修在荣耀里的生意大有起色,两个人也乐得带妹妹出来扬眉吐气一把。这个晚上三人点了一桌好菜,把苏沐橙哄开心了不说,连苏沐秋和叶修心里都暖乎乎的格外熨帖。
    等这个春天过去,说不定就能再买一台电脑了。两个宅男一人拉着妹妹一只手,心里也都是这样那样的美好的梦。
    “哥哥你看,今天有星星!”苏沐橙忽然抬起头来,对着天上一指。天上也难得没有云, 这条街上又刚好没什么灯火, 衬托得夜空里稀稀疏疏散落的星子都格外地明亮了一些。
    苏沐橙其实很少认真去数星星的,不过最近关于星座的话题在班里很火,她也才忽然来了兴致。她也是抬起头认真地看了一会,才伸出手指去,好像忽然有了什么发现。
    “你看那里,那两串星星好平呀,”苏沐橙把星星指给哥哥看,又转头看看自家哥哥的脸,忽然说,“那个是秋木苏的双枪。”
    双子座在冬季的天空上熠熠闪耀,可惜三个人都是天文盲,苏沐秋还高兴地跟叶修得瑟,“没错你看秋木苏的双枪!”
    苏沐橙得到哥哥的鼓励更开心了,不一会,又指住一片星星说,“那个是六星光牢!”
    叶修和苏沐秋闻言都抬起头去找。苏沐橙描述得也有够抽象,两个人猜了半天,“是那个吗?”
    “对!像不像?”
    苏沐橙指的御夫座,在叶修看来简直如同一个压扁了的泡面袋。苏沐秋更是直接就笑场了:这根本就是个歪歪扭扭的五边形,怎么还能算六星光牢?
    “就是六个星星,你仔细看看嘛。”
    三个天文白痴还在一起认真辨认,看了半天,苏沐秋才犹豫着说,“最下面确实还有一个小小的星星?”
    “嗯!”六星光牢就这样成立了,苏沐橙对于这个结果特别满意。
    天色就这样愈发地暗了下去,三个人手拉手地慢慢走着。苏沐橙抬头给漫天的星星起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名字,叶修和苏沐秋负责在旁边附和,偶尔还得提醒她注意脚下的台阶。
    那个晚上的星光映在苏沐橙的眼睛里,一直过了这么多年,她都还记得。
    当叶修和苏沐秋同时抬起头的时候,她觉得这两个人,撑起了她的整个天空。
    “这是千机伞!!”苏沐橙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指着头顶的正上方给两个宅男看。
    彼时英仙座漫漫地横贯在天顶之上,珀尔修斯的身体拉长成一道弧线,如同一个宽大伞盖。而美杜莎的双眼斜斜地落下,仿佛纤细的伞柄,在他们头顶闪闪发光。
    叶修也抬起了头来。正天顶的星座让他寻找起来有些吃力,可是当他找到的时候,忽然就被震慑住了——
    被那种摄人心魄的深邃和静谧。
    有时候看到这些星星,会觉得周围的声音都变轻了。会觉得世界在这一秒都不再存在,存在的只有这一片亘古不变的,贯穿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苍茫。
    “真的好像呢。”苏沐秋在一旁轻声说。
    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仿佛连呼吸都安静了一秒。一秒之后,苏沐秋从放空的状态里醒过来,因为叶修在他的肩膀捶了一拳头。
    “加油吧!”叶修说。
    加油吧,有什么理由不成功?老天爷都看好我们呢!
    那是叶修的人生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想要相信一些冥冥之中注定的东西。

    叶修吸了一口烟,而后缓缓地吐出。T市的风冷得割人,这一点烟雾和水气,迅速地就消散在了北风里。
    苏沐橙慢慢地、慢慢地挽住了叶修的胳膊,而后把脸埋在了叶修的肩膀上。叶修的衣服里混杂着洗不掉的烟味和涮羊肉的温暖气息,让她终于找到一些身处“现在”的实感。
    “加油吧。”她听见叶修低声说。
    加油吧,有什么理由不成功?
    ......千机伞都在看好我们呢。

    珀尔修斯修长的身形依旧悬挂在天顶上。过去如是,现在如是,未来亦如是。漫漫的伞盖飘荡在天上,在多冷的风里都不会摇晃。
    “嗯。”他听到苏沐橙的声音。


    - END -




评论 ( 11 )
热度 ( 1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