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孙肖】期年 82~100 这一更是邱非和叶修

本不该在一个孙肖文里插这么大一段邱非和叶修。算是我私心吧......打了孙肖tag仅仅是因为方便整理进自己LOFTER的全文汇总链接,实际上这一更并没有孙肖的戏份,对不起。

关于遗憾的比喻是 @雅歌 给的,拜谢......

------------------------------------------------------------------


82

 

         H市的春天,终于悄无声息地降临了。

         仿佛只是不经意间,肖时钦拉开窗帘,窗前的柳树已经发起了嫩绿色的芽。

         这些潜藏在枝干里的勃勃生机,借着气温回暖的势头,仿佛一夜间爬上了H市的大街小巷。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这些鲜艳又可爱的花朵和新叶们,终于冲破了冬天的压制,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季节。

 

83

 

         这是一个充满了可能性的季节。

         虽然训练室的灯光从不为花香颤动。

 

84

 

         邱非从俱乐部走去超市的时候,特意加了一件衣服。天阴阴地压在头顶,仿佛冬天的湿冷正回潮。

         速去速回吧。

 

85

 

         ......啊。

         邱非拎着两个袋子从超市里走出来,老天爷终究还是落雨了。春天的雨并不激烈,可惜绵绵密密,让人无从躲闪。

         邱非在“回去买把伞”和“就这样冲回去吧”之间抉择了一下,决定还是沿着商店和小区的房檐走回去。

         虽然雨并不大,这一路淋回去也保不准被浇个透湿。挑战赛的线下赛眼看就要到了,邱非并不想因为这一点小事而耽误了队伍的步伐。

         时间终究把邱非磨砺成了一个懂得照顾自己的人——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训练营里被大神拍拍肩膀还紧张的孩子了。

 

86

 

         超市所在的商业街,屋檐下多是躲雨的行人。邱非沿着台阶一一错身而过,一边护着塑料袋,一边难免就湿了肩膀。

         商店街之后,邱非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拐进了附近的居民区。居民区的一层多是些小饭馆小卖部,邱非沿着滴水的塑料屋檐一路走着,偶尔被泥泞的路面沾湿了裤脚。

         不远了。邱非抹掉刚好落在额头的一滴雨水,安静地想着。

         可惜手已经冷了,训练前要用热水暖一下。

 

87

 

         居民区之后......

         邱非站在小街的路口。向前的住宅区稍微高级一些,已经没有遮雨的棚子了。

         那么,就站在这里等雨停,其实也......

 

88

 

         叶秋第一次带邱非来嘉世俱乐部的时候,还是一个闷热潮湿的夏休期。走回俱乐部的时候,也像这样浇下来淅淅沥沥的雨。

         叶秋都有点无语地看着屋檐外。身边的小孩只穿了一件短袖,身上沾了雨水,明明冷得不行,还非克制着自己不打哆嗦。

         叶秋看着好笑,又微妙地有些不忍心,最终脱下身上那件队服来盖在小孩脑袋上,拉起了他那只冰冷的手。

         “准备好啦?”

 

         两个人一路踩着积水冲回了俱乐部的院子。叶秋被老板和苏沐橙揪住一顿好骂,一边痛彻心扉地点头一边还偷偷对邱非挤眼睛。

         那曾经是邱非关于雨天最开心的记忆。

 

 

89

 

         倒春的寒气沿着脚踝和手腕爬上来。邱非向手心里吹一口气,握住手指的关节,让左手给右手传递着些微的温暖。屋檐下的雨丝被风吹得倾斜,纤细又温柔地,在他面前织起透明的网来。

         而后,一把同样透明的伞停在他驻足的屋檐外,伞顶上传来凌乱的雨声。

         “你怎么在这呢?”

         邱非陡然抬头。

 

90

 

         邱非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尴尬的时候和当年的这位队长相遇。意料之外再见到这个熟悉的大神、这个活生生的人类就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邱非的心里竟然完全地空了。

         他还是那个样子。发型有点乱,眼睛底下有黑眼圈,背稍稍弯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你旁边。连寒暄都没有,也不需要矫情地讲什么“你这一年过得还好吗”......仿佛就在这一天的早上,他还来翻过你的训练成绩,一边嘲讽你差得还远着,眼睛里却是温柔的期许。

         叶修细长的手指翻开一枚打火机。

         咔哒。

         “前辈。”邱非低声说。

         而后透明的伞盖就倾斜过来,再一次覆盖了他的头顶。

 

91

 

         叶修走的方向和邱非一致,两个人沿着街边缓缓地前进,叶修把邱非让在路里边。自行车道有电动车呼啸而过,偶尔飞溅起来的雨水,会落一两滴在叶修的T恤上。

         叶修点了一支烟,意外地没有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安静地吸着。邱非也沉默地看着路边,心中诸念纷杂,无论如何清理不出一个完整的头绪,更遑论开口。

 

92

 

         邱非无数次肖想过自己和叶修的重逢。毕竟和对家的大本营只隔一条街,万一,假如,说不定,在哪一天......就遇到了呢?

         那个时候,我该对他说什么?我又该是什么表情?该笑一笑吗,又或者问一句好?

         再不然,也可以亲口告诉他......我是明白你的,我想通了。

         你也曾经明白我吗?

 

93

 

         神并仅仅因一个人的强大而成就,还需要有必不可少的故事、传说,口耳相传的追捧唱诵,高不可攀的崇拜景仰,及其造就的距离。

         邱非对于叶秋,尊敬有之,仰慕有之,然而说到距离,那实在是没有的。这么一个触手可及的普通人,爱好是开马甲刷下限和满屋子喷二手烟,喜欢喝绿茶,喜欢喷垃圾话,会带着他过马路,会为了见他父母专门换一身衣服,会因为他说一句“训练室不准抽烟”就悻悻地把烟按灭,会被辣椒油呛得流眼泪......仿佛一回头他还在你身后,有时会揉着你的脑袋夸奖一句不错,而后再摸上你的鼠标示范起二段连突的操作技巧......这样的人,邱非又怎么会跟他有距离?

         所以邱非从没想过什么继承一叶之秋的账号卡,也没想过自己会被称为叶秋的继承人。他所期望的,并不是多年之后叶秋退役,再把斗神的光荣扛在肩上。邱非更希望自己能像呼啸的犯罪组合一样,可以和这个亦师亦友的前辈交流、配合,并肩作战,就像森林里的两棵树,平流层里的两片云,空旷宇宙里的两架深空探测器——邱非给自己的账号卡起了战斗格式这个SF风格的名字,而后抿了抿嘴唇给自己鼓劲——他想要成长、想要变强,想要有一天长得够高飞得够远,可以隔着苍茫的宇宙给他发去一段信号,对他说——你被我找到啦。

 

         我还来得及,和你一起吗?

 

94

 

         假如有人去嘉世的训练营问一问,那么训练营的主管大概会回答说:“邱非是个好孩子。”

         假如要给这个“好”加一些修饰,那么主管会使用“刻苦”、“努力”、“认真”和“专注”。

         假如去问邱非在训练营的同期生呢?

         他们会表达同样的意思。然而他们使用的词汇会是......“安静”,“沉默”,“无聊”,“不太鸟我”。

         邱非觉得没有必要的时候,他是不会开口的。

         而现在呢?

         邱非想问的,他已经想通了。邱非想表达的,其实说不说出来,又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他所期待的,也只有这条路可以长些,他还可以和叶秋并肩多走一点,哪怕一分钟、几十秒。

         即使仅仅因为,叶修身上辐射出来的热度覆盖着伞下的小空间,让他感到了些微的温暖。

 

95

         

         天要下雨。柳树要发芽。

         东风会起,春天会暖,太阳会落下。

         十七岁的少年要长高,路有尽头。

         这一生要经历数不清的分别。

 

96

 

         两个人终于停在了网吧和俱乐部边的小路口。

         假如叶修直接右转,就可以走回兴欣网吧。然而他还是停在了路口的红灯底下,陪邱非等着这最后的一个灯。

 

97

 

         叶秋吸烟的时候,喜欢眯起一边的眼睛。这个细小的表情给叶秋附上了一种懒散又狡黠的感觉,邱非其实并不讨厌。可是唯独这一次,有了什么不同——邱非在马路纷乱的车流声里、轮胎碾轧潮湿路面的粘腻声音里,还有雨水轻敲伞盖的撞击声里,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叶秋缓缓地喷出一口烟雾。而后那一丝温暖又苦涩的鬼魂,很快地就扭曲飘散在春天的风里。

 

98

 

         面前的车流缓慢地减速,停止,人行道亮起了绿灯。邱非慢慢地脱下了自己那件单薄的外套,而后看向了身边这位昔日的老师。

         邱非依旧是不太习惯看着叶秋的。他更习惯看着叶秋按键盘的手指,看着叶秋手下操作的角色,习惯叶秋在自己身后不远不近地站着,而后邱非可以借着电脑屏幕的黑暗一瞬,看一看他的表情。

         “前辈,你不要送了。”

         邱非捏着外套的指节捏得紧紧,而后把外套顶在头上,跑过路口,再没有回头。

 

99

 

         这一天其实并不是训练日。邱非回到寝室,换上干燥的衣服,用毛巾擦干头发,打一杯热水温暖手指......半晌,准备去训练室做完每天的训练。

         那件外套搭在椅背上,他拎起来,准备放进床边的洗衣篮里。

         

         屋里是暖的,外套上却沾染着雨水的气息。

         潮湿,柔软,却又割舍不完。

         近乎遗憾本身。

 

100

 

         我该对他说什么?我又该是什么表情?该笑一笑吗,又或者,问一句好?

         邱非终究想起了自己的答案。他对着镜子演练了无数遍,搭配着无数的语气和表情,从执拗的、不甘的,到微末的、释然的,终于自然而然,不卑不亢,他可以抬起头来,而后正视着镜子里自己的眼睛,说出来的答案。

         可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终究被他遗忘在了雨中的那个路口。

 

         “谢谢。”




101~108

评论 ( 26 )
热度 ( 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