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孙无差】我的名字是肖时钦 01

肖时钦在直升机卷起的气流里艰难地推了推眼镜,逆着阳光走出了实验楼。


不得不说,眼前的状况完全超出预料,肖时钦感觉有点迷茫。


这本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清澈又不太过刺眼的阳光从研究所高大的飘窗里照进来,照得肖时钦愁云惨雾的内心都有点多云间晴。


尤其是,当肖时钦推开实验室的门,看到所有的实验员们都已经就位的时候。偌大的实验室里,他亲手带出来的科研人员们忙忙碌碌又井井有条,各自进行着手头的研究。肖时钦的心里生出一股熟悉又安稳的感觉。


但是肖时钦自己知道,雷霆已经两个月发不出工资了。他和他的实验员们吃住都有政府补助,暂时还没有断水断粮之虞;但是今年的研究经费再不到位,他们连仅有的十台服务器的电费都要交不起了。


他每个星期在例会上给手下的小朋友们描绘着技术的星辰大海,鼓励他们追逐着天边的星星月亮,可是他知道,这一切都建立在他自己脚踏实地不厌其烦申请着科研经费的基础上。


然而,今年的实验经费为什么还没到帐。


雷霆的经费断流两个月,一切却能照常运转至今,靠的完全是雷霆所有人的科研热情,以及对肖时钦的信任。肖时钦一边觉得感动,一边又特别的愧疚和煎熬。六年以来一直默默资助雷霆的基金会,今年却石沉大海,无论肖时钦动用什么手段,也找不到对方的任何消息。


然而雷霆的大家,对肖时钦还是一如既往地信任和依赖。他们甚至反过来安慰肖时钦,让他不要担心经费的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雷霆坚守着理想,就能继续拥抱技术的星空。


肖时钦非常希望资助他们的基金会也能听一听这一番发言。科研机构的实验经费一旦断流,别说拥抱星空,那离一脚踏进阴沟里去也真就不远了。


肖时钦忍耐着内心的煎熬,走到自己的实验台前,拉开椅子坐下,开始读方学才昨天整理出来的实验报告。


然后,直升机旋翼特有的噪音传来,越来越近,震耳欲聋。烈风推开了虚掩的窗子,把肖时钦手里的报告都吹飞了。


这是雷霆不平常的两个月里,最不平常的一天。


肖时钦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情形,直升机上就跳出来六七个黑影,全副武装,把实验楼的前门围了个水泄不通。然后直升机稳稳当当停在了那里,终于出来两个肖时钦认识的人。


周泽楷,江波涛。


轮回的人......


全副武装的,轮回特遣队的人......


包围了雷霆的实验室......


肖时钦的大脑简直就要吓得当机了。我那些违反政府监管条例的小研究终于给发现了?派了这么一大群人来抓我?现在删库跑路还来得及吗?可是我一没盈利二没危害公共安全,至于派来这么多人吗?


......把我抓走之前能先把工资发了吗?


轮回的队长和副队长终于从直升机的阴影里走出来,阳光照射在周泽楷那张英俊得过分的脸上。可惜所有人都戴着墨镜,看不清表情,于是肖时钦的心里又是一凉。


“哈啰,肖教授。又见面了。”


还是轮回那个八面玲珑的副队先发话了。


“最近还好吗?我们需要你帮个小忙。”




雷霆的楼不算特别大,能用的房间都改装成实验室了。肖时钦把周江二位让进了一楼最大的一间,就在自己的实验台旁站定。


“雷霆最近的状况不是很好。能为你们做什么,我也很难保证。”


轮回的人其实肖时钦早就接触过。这个特警中的精英组成的特遣队,几年来在各种涉密的机要场合中崭露头角,已经是风光无两。而雷霆也经常承接一些武器改良和装备设计的单子,期间和轮回在测试方面也有过合作。




“大家都不陌生,我们这次的需求有些紧急,就不绕弯子了。”江波涛面上还带着很有亲和力的微笑,“雷霆两个月前投稿的论文,我们看到了,很有兴趣。”


两个月前发的论文......肖时钦回忆了一下,是有一篇,应用前景很不错,可惜......


“不知道肖教授愿意不愿意与轮回合作,共同把实验推进到下一阶段。”


江波涛说得很客气,跟身后那一群全副武装的特遣队员形成了气氛上的鲜明对比。这位轮回的副队打开了随身的公文包,掏出一份科研论文来,放在实验台上。


果然。


高维虚拟神经网络与脑损伤再激活:基于拮抗优化算法的脑神经科学初步应用


署名:肖时钦,方学才,程泰,戴妍琦,鲁奕宁,张奇,米修远。雷霆科技实验室。


肖时钦一看冷汗就下来了。这份论文他们只投给了一家核心期刊,然后就因为实验涉及计算机与人脑连接的神经接口,违反了监管局的实验伦理条例,直接给打回来叫停了项目。


肖时钦得承认,这是他近几年来最花费心血的一个项目,旨在使用神经网络模拟脑信号,实现对重度脑伤病人的补全和唤醒。雷霆已经得到了初步的成果,被监管局叫停的时候,他们全实验室都沮丧了一个礼拜。


为什么轮回会有?


还说可以共同推进到下一阶段?


下一阶段就是临床人体实验,真正地把计算机虚拟的神经网络连接到实验对象身上,尝试同步演算。这种实验不确定性很大,对于实验对象也危险重重,因此监管局才中途叫停。肖时钦要是把监管局的条例放在一边强行推进,下个月他可能真的就被抓走了。


违法的事可千万不能干啊肖时钦。


“谢谢江副队的好意,这确实是我倾注了心血的项目。”肖时钦看着那一群全副武装的队员,谨慎地措辞,“但是雷霆已经中止了这方面研究。”


轮回这么全员出动的着急样子,是有什么重要的脑伤病人吗?严重到需要借助这种不确定性很大的办法,那真是有点岌岌可危了......


肖时钦漫无边际地想着,忽然对于那个甚至都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病人,生出了一点同情。


江波涛像是已经知道雷霆的困难,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他扫视了一下宽敞的实验室,没再说什么,而是又掏出一份文件来。


关于支持雷霆科技实验室基于虚拟神经网络与脑损伤修复第二阶段实验的通知


肖时钦有点近视,一开始还没看清楚那一行密密麻麻的标题。他把文件拿起来,凑近看了三遍,手都有点抖。


支持我们实验了?那就是监管局放行了?还昨天特批的?


文书里是各种转折迂回的管腔,还有好多限制,什么限于政府机关提供的实验对象,必须在政府机关的特殊监管与保护下执行......但是,可以继续研究了?


肖时钦简直有点百感交集。实验被叫停的时候,他把各种申诉文书流水样地发,说这是对计算机科学与脑神经科学双方的促进,应用前景造福人类,实验对象受益终生,简直好话说尽,最后都是给原封不动地打了回来。结果现在轮回有需求了,一发话,眼看着监管局放行的文书就到手了?


肖时钦心里五味杂陈。一边感叹着轮回背景强大手眼通天,一边又惋惜雷霆多方碰壁前路艰难。


可是转念一想,轮回昨天刚拿到监管局批准实验的文书,今天就全副武装地来了......那他们是真的有危重脑损伤的病人,一刻也不能耽搁。所以他们这样客气,却又用各类文书逼我必须合作?


肖时钦感觉之前的冷汗干了,黏在后颈上,有一点让人心里不安的痒。


让我探探他们的底吧,看看江波涛还有什么牌。


“雷霆最近的状况不是很好,我们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人员方面,也需要先把现有项目结清,然后才能全力投入与你们的合作。另外,高维虚拟神经网络依赖的是大量的实时计算,我们的服务器也......最近......”


最近要交不起电费了。没有电还开什么服务器。没有服务器还模拟什么神经网络。我等的钱它还不来。我本来不是要探探他们的底吗为什么张嘴就说到这个......


肖时钦的身后也围起了一圈实验员,虽然气势被轮回的队员压了不知道多少,但还是默默聚集在肖时钦的身后,一副要保护肖时钦的样子。


要在这群信任着自己保护着自己的伙伴面前再提资金断流的事,肖时钦停顿了一下,然后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雷霆的状况,”江波涛的目光落在肖时钦身上,“我们在来的时候也有初步的了解。”


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第三份文件,轻轻放在桌上。


这就不是什么新鲜的文书了,只是W市电力局的电费催缴单。肖时钦看了一眼就把它扣在实验台上。


老底都被人摸清了啊......


江波涛拿出来的这几份文件,层层递进,其实已经捏住了雷霆所有的软肋。能在有求于雷霆的时候,还准备得这么周全,先发制人,肖时钦不得不佩服轮回办事的手段了。


然后,一直沉默的周泽楷终于动了。这位英俊挺拔的队长一直站在旁边,手里提着一个银亮的大金属箱。周泽楷把箱子横放在桌上,锃亮的金属外壳反射着阳光,简直要刺瞎肖时钦的眼睛。


“你的。”周泽楷说。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有点像电影里的什么情节了啊?带着这么多人来逼宫,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给我看什么奇怪的人质身上切下来的手指头了啊?


肖时钦的脑补已经有点停不下来了。他摸索着打开了箱子的锁扣,缓缓掀开来,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的?什么都没有?


两秒之后一张窄长的支票从天鹅绒内衬的箱盖上缓缓飘下来,收款部门是雷霆科技实验室,金额一栏长长的一串数字,拉出来好多零。


肖时钦真的觉得自己要瞎了。不是被阳光反射的,是被这一串零闪瞎的。


行吧。肖时钦后知后觉认出来了,这是银行内部转运大额款项专用的钞箱,还是防水防弹款。轮回真是什么都有......


江波涛把支票递到肖时钦手里,箱子收回来:“领导的意思,比较正式,也安全。”


这轻飘飘的一张纸,就是雷霆盼了两个月的东西。肖时钦六年来一力支撑这个实验室,所有的心血都投入在上面,最近却眼看已经风雨飘摇。对肖时钦来说,能让实验室延续下去,已经比别的什么都重要了。其实之前那些东西都不用拿出来吓唬人,直接把支票拍桌上,已经就是扼住了肖时钦的喉咙。


肖时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那一张窄窄的支票,捏在手里,几乎一点重量都没有。可是肖时钦知道,这简直就是雷霆的命脉了啊......


“说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希望今天开始。”


他的心中还有很多疑问,可是他暂时还不敢说话。这得是一个什么样的脑伤病人,需要轮回的队长和副队同时造访,机关算尽,也要他马上,今天,立刻,就开始着手,进行演算,就为了能实现一个几率非常不确定的唤醒?


肖时钦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


“好。感谢政府的批复,雷霆会派出全体人员,今天开始,投入实验。”


肖时钦面无表情,屋子里所有人的表情都紧绷着。这次对话完全都是被轮回引导,肖时钦只能一步一步地见招拆招,这让他觉得很没安全感。


实验室陷入了微妙的安静。江波涛把文件一样一样地收起来,很慢,非常地细致耐心。


屋子里就只剩下江波涛整理纸张的沙沙的声音。


“呼.....”最后还是江波涛打破了平静,“打官腔真累啊。”


这次,终于,江波涛好像变回了肖时钦认识的,打过交道的那个轮回副队,开始说人话了,“合作愉快。”

“谢谢你。”周泽楷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清澈的眼睛来,一下就显得没有那么气势逼人了,甚至还和肖时钦握了握手。


“吴启,杜明,吕泊远,这是肖教授,你们来认识一下。”

江波涛身后,三个队员出列,纷纷友好地过来跟肖时钦打招呼。

“领导说要多派点人保护机密和提供协助,大家不要紧张。”

“嗯。”周泽楷像是也感觉到了雷霆所有人那种紧绷的气氛,赶紧插了一声。

原来这群人不是抓我的啊......肖时钦这才松了一口气。


肖时钦示意张奇和米修远去搬实验仪器,又跟周江二人走回直升机那边。机舱里还坐着一个方明华,扶着一大堆沉重的器械,对他挥手打了打招呼。


“实验今天就开始的话,你们的......实验对象,是谁?也一起来了吗?”

其实之前肖时钦就在暗暗猜测,受伤的可能是哪个高层人物,最不济也是高层人物的亲戚。可是高层人物能被丢过来给他做这种不靠谱的实验吗?要是实验失败了肖时钦还得吃不了兜着走?肖时钦又想不通了,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把哪个大人物给冒犯了。

周泽楷倒是完全体会不到肖时钦这些弯弯绕绕的心路历程,直接递给肖时钦一份调查报告。三天前,一名任务失败而后失踪的嘉世人员,在A国所属某群岛的沙滩被人发现,但已经因为溺水窒息而受到了严重的脑伤,而且持续恶化,至今没有恢复意识。

任务中需要保护的重要的文件也不知所踪。


嘉世的其他成员,在这次行动中受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嘉世因为长期驻派海外,在本次行动之后难以维持建制,装备和人员已经被其他的特遣队吸收。而轮回,本来对这位嘉世的成员就投以了长期的关注。虽然一切看起来扑朔迷离,而且治愈的希望近乎渺茫,然而轮回还是坚定地接收了他。


吴启和杜明把直升机里花样繁多的医疗器材搬进了专门腾出来的病房里。保温舱连着氧气罐,被方明华和吕泊远推进来,安放在屋子中间。


周泽楷小心地关上了窗子。江波涛在保温舱上按了几下,金属的舱盖自动收束起来,露出了里面的病人。

肖时钦此前与嘉世并没有正面的接触,可是他知道这个人是谁。因为这个人的证件照,刚才就出现在调查报告的第一页。


调查报告上历数了这个人复杂而曲折的履历。可是肖时钦没有想到,当真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看起来这么年轻,又安静,像是走了太长的路,只是疲倦地睡去。


嘉世的前队长,孙翔。


周泽楷整理了一下孙翔身上插着的各种仪器导线、导管、绷带和纱布。

“救他。”周泽楷说。




================================================

如果我说这是一篇大部分时间是孙肖两个人而且是孙肖/肖孙一半一半的文可能看完第一更是没有人信的......(捂脸

我要写HE!HE!HE!重要的决心说三遍

时钦, je m'appelle 时钦, je suis un garcon,je n'ai qucun sou...(请用我的名字是伊莲的旋律演唱(偶像的脑洞太大了23333

评论 ( 48 )
热度 ( 2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