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孙肖】期年 114~124

114

    挑战赛后的头两天,孙翔几乎是睡过去的。嘉世战队回H市的机票本就订得晚了几日,原是打算处理些采访宣传注册事宜,谁想到却反用来照顾了晕倒的崔经理。
    嘉世战队所在的宾馆被记者蹲守在了前门后门,这晚了两天的机票,几乎是将嘉世俱乐部钉死在了耻辱柱上。

    孙翔意外地没露出什么情绪——事实上,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间点上,也已经没什么人关注孙翔的情绪了。嘉世战队的工作人员每天关起门来开着会,选手们各自闭门不出没有了声音。
    孙翔的心里像是被人捅了一个窟窿,说不疼是假的。然而当孙翔在决赛战场上打出GG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这次自己竟然没有那么多的不甘了。他的心里像是破了一个洞,然而却不再有血流出来,反而似乎是破开了一层窗户纸,有昏昧的天光露出颜色,映亮了很多孙翔从没注意过的东西。
    其实一直都在那里,只是不曾注意而已。
    肖时钦最后的一波爆发和托付,给了孙翔身为队长的责任和继续拼搏的理由。而战斗格式倒在反坦克炮里的一刻,孙翔像是被人深深地在身上割了一刀——孙翔并不仅仅丢了自己的影子,他像是被生生肢解一样地痛。可这种宁以身代的悔恨,这样用身体挡枪也不想失去队友的心情,却让孙翔感到如此的陌生。
    
115

    也许壁炉的温暖只令人昏昏欲睡,也许莴苣的叶片也已经索然无味,也许铠甲的锁扣贴在身上太紧了些,又或者耳畔那些意义模糊的话语,诚挚的,紧张的,欲言又止的,早就记不清了——
    然而一朝赤身裸体再次行走在荒原上,年轻的旅人才回想起。自己曾经拥有的,是这样的一份无声又坚强的温柔。    
    藏在了夏天的树影里、初秋的阳光里,混入了咖啡的热气、空调的暖风,轻得像阳光,又细碎如同灰尘,散在了公园边的街边、宿舍的窗台,竞技场的某个转角,手指间温暖的缝隙......
    这样一份,只有远远站开,在时间的另一侧蓦然回顾,可以感怀喟叹,却再不能伸出手的时候,才会明白的温柔。

116

    孙翔终于睡不下去的时候,也才刚五点多一点。孙翔在屋里闭门不出一心睡觉,到了这个时候,身上的骨头都像被人拆掉重装了一遍,哪个地方都不对劲,无论如何在屋里也蹲不下去了。
    好在这个时候,蹲守宾馆的记者大概也还没就位,孙翔随便披了件外套,漫无目的地溜出了宾馆后门。
    B市的暮春时候,凌晨还是颇冷的。孙翔往手心里吹着气,慢慢地沿街步行。
    宾馆的后面有个小公园,藏在社区里,是个幽静的所在。不过这个点钟,晨练的大妈可能都还没就位,公园的小树后面黑黢黢的,让人平白感到一阵危险。

    B市的早晨有一点雾,稀疏的几点路灯光柱裹着雾气盘旋,走远了,也就看不清了。孙翔倒不在意危险不危险,趁着大脑放空的时候,一路漫无目的地走进了公园深处。
    稀薄的雾气像是安抚了这个世界的噪音,孙翔踩着湿润的路面,甚至听不到自己的脚步声。直到他看到了一个宽敞的池塘,和池塘边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
    肖时钦也会来这么?
    他的副队长蹲在水边,一手细细地掰着面包,抛在池塘上。面包渣在水面上静静地漂流,过不了太久,就沉到了幽深的水底。
    并不见有鱼争食。

    孙翔忽然心情好了,很想笑,想跑过去拍他,告诉他“这个时间鱼也在睡觉呢你搞什么呀!”......可是心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像是肖时钦还在他身边,听上去无奈,又有一点失落的声音。
    “我啊,从小就是。养什么都养不活。”

    假如并没有期待过,又哪来的失落?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孙翔不再笑了,孙翔的嘴角控制不住地往下掉。他不甘心地想告诉肖时钦,“不是这样的!”
    可又该是什么样的?
    “会不一样的!”
    会有什么不同?
    “你还有......我们还有......”
    ......还有什么?

    池塘涨水了。满池的墨绿升起来,漫过了潮湿的路面,漫过了孙翔的脚踝,漫过了肖时钦的手指,冲过孙翔的头顶。孙翔伸出手去,在窒息里轻缓地漂浮,耳边只有那个冰凉的声音。
    还有什么?

117

    孙翔用力地哆嗦,而后在飞机上被冻醒了。空乘轻柔地推他的肩膀,提醒他飞机即将降落请系好安全带。
    两天之后,嘉世战队坐上了回归H市的班机。而在他们九年来的这个主场本家,命运已经磨好了尖牙利爪。

118

    嘉世的日子并不好过。新闻缄默的一星期里,每天都有粉丝围堵在嘉世俱乐部的大院周围。宿舍窗口临街的选手,甚至偶尔还会被小石子砸到玻璃。楼外沸反盈天,媒体大肆攻击,崔立还在医院,陶轩却再不出现了。整个嘉世俱乐部人心惶惶,每个雇员都在悄悄打算着自己将来的日子。嘉王朝的公会甚至都开始混乱——会员结伴退会者有之,哄抢工会仓库者有之,乃至公会内部管理层意见不合野外团P都出现了......
    可怕的不是困难和压力,可怕的是混乱。

    然而就在这样一片混乱里,依旧有人专注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119

    早上九点,嘉世战队每日训练的时间。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邱非拉开自己的椅子,点开了训练软件,沉默地看着系统载入的进度条。
    嘉世战队在前一天已经宣布挂牌出售,整个荣耀职业联赛无数的嘉世粉丝为之哗然。嘉世的前门后门都日渐喧嚣,而就在嘉世俱乐部忙着召开新闻发布会接洽有意接盘的投资商时,邱非依旧在训练室里一丝不苟地进行操作练习。
    邱非不在意。假如有人问他,他对现在的嘉世有什么想法?他大概会说,他希望嘉世也不在意。
    话说回来,什么又是嘉世呢?

120

    孙翔从网游部要来了一张账号卡。第十一区,一张普普通通的空白账号卡。
    孙翔打开创建人物界面,选择了一个系统脸的男性角色,点击创建,出生在了第十一区的新手村。
    第十一区开服已经接近半年,新手村一度人潮拥挤堪比鸡兔同笼问题的景色再也不复得见了。孙翔可以说是脚步轻快地跑到NPC身边接受任务,而后进入了新手村周围的森林中。
    他忽然发现,自己甚至并没有从头练起过一个战斗法师的角色。
    荣耀,还有很多、很多东西,很多平凡、庞杂,却不可忽视的东西,在等待着他去体会。

121

    十点半,肖时钦走进训练室,邱非已经结束了每天的操作训练,打开了投影在等他。
    肖时钦也有些惊讶的样子,又掩饰似的对邱非微笑一下,才把U盘插在了接口上。
    肖时钦的确没想到,在嘉世战队已经宣布挂牌出售的第二天,邱非也依旧在训练室等他。
    
    “今天的复盘,我们来看团战吧。”
    肖时钦的声音很轻,甚至可说主要是在靠气声。也许是在飞机上受了凉,又也许是心情把睡眠和饮食都影响了,总之肖时钦从B市回来后就发了低烧,喉咙也痛着,吃不下什么东西,每天都靠绿茶活。
    邱非看着肖时钦的侧脸,帮他插好了笔记本电脑的电源。

    只要合同一天没有到期,他们都还是嘉世战队的影子战法和副队长。
    哪怕只剩下一个人还虔诚地相信着,那么嘉世的精神总还有希望,可以从废墟和灰烬中站起来。
    邱非无声地握了一下拳,看着屏幕上前进的战斗格式,简单地应了一声。
    “好。”

122

    大部分人谈论肖时钦的时候都会说,肖时钦是个打法很极致的人。每一点细节的研究,每一处地形的利用,对每一个对手的心理的揣摩,甚至连单挑里每一次进攻的交换、法力的使用,肖时钦都不会放过。
    肖时钦也曾经是这样相信的。他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用每一天的时间在前进,在努力,甚至是挣扎着磨练自己,六年来一次次地跳起来去够,哪怕多跳起来一分,积分就会高一点点,离冠军就会近一点点......
    可惜的是引力太大,队伍太沉,肖时钦跳起来也只有这么高。还有什么办法呢?别人是这样安慰肖时钦的,肖时钦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安慰着、安慰着,慢慢地,肖时钦连自己都信了。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
    肖时钦用气声给邱非小声地复着盘,正暂停在小手冰凉舍近求远,像豪门战队的治疗一样从路程较长的换人点入替的时刻。
    这一局比赛,肖时钦对叶修终于重新有了认识。不仅因为他在团战中各种难缠的算计,还因为他带着这样的队伍也敢打豪门战术的气魄。
    一把烂牌确实跳不高。
    但你还可以飞呀?

123

    嘉世挂牌出售之后,战队的雇员走的走、散的散,楼里渐渐地空起来。楼道里各种纸盒文件零散地堆着,也不见有人收拾。公会部门的运转近乎停滞,战队这几个角色也停留在挑战赛结束的时刻,再也没有换装备、洗点这些日常维护出现了。

    孙翔走进肖时钦房门的时候,肖时钦屋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
    肖时钦据说是病了。孙翔近几日闭门不出在第十一区练着战斗法师,好几天没再和肖时钦遇见过。然而今天孙翔推开肖时钦的房门,正和自家的副队打了个照面,依旧被惊了一下。
    瘦了好多。这才一个礼拜,小事情就瘦了好多。
    
    H市湿热的夏季已经开始了,肖时钦的屋里还没开空调。不仅如此,肖时钦还在T恤外面披了一件长袖的衬衫。衬衫的肩宽和袖长还是合适的,腰背却眼看着空了下去,随着动作简直是在身上晃荡。
    “......啊,孙队?”
    肖时钦也吃了一惊,对着孙翔的眼神露出一种不明所以的紧张。
    肖时钦连声音都是哑的,说两个字就要停一停。
    “小事情......”孙翔张嘴吐出这么一个熟悉的称呼,往下又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肖时钦的脸颊眼看着瘦削下来,下颌的棱角更分明了,脸色却苍白得不行。
    “你这样不会中暑吗?”
    最后只问出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哦,不会呀......”肖时钦放松下来,又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镜,露出手背静脉上两个青紫的针孔,“有点冷所以,咳,就多穿一点?”
    “......哦。”
    孙翔像是做了错事的高中生,呆呆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两个人尴尬了五秒钟,孙翔鬼使神差地前进了两步,伸出手,想了想,还是捂上了肖时钦的额头。
    肖时钦并没有动,只是放松地出了一口气,在孙翔手掌伸过去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肖时钦的额头是热的。他看上去好难受。
    那我应该怎么办......

    孙翔还在因为没加照顾人的技能点而痛苦挣扎的时候,肖时钦却开口了。
    “你来找我拿东西吗?”
    一语中的。
    网游部正收回一叶之秋、生灵灭、沐雨橙风、战斗格式等一系列的角色账号卡,大概是方便出售时直接展示吧。
    这种回收账号预备出售的打算,只要是在职业联盟注册过的选手,都会明白。然而一想到即将和自己的账号分离,之后如果各自转会去不同的战队说不定还要作为敌人战斗,每一个职业选手都不会舒服。因而,这种令人伤心的举动,俱乐部还是不愿意直接和选手挑明的。孙翔作为战队的队长,在肖时钦抱病的日子里,就被动地把这个工作承担起来了。

    “嗯。”孙翔意外地毫无气焰,只能抬起眼睛来看肖时钦,也还是不知怎么开口。
    肖时钦像是倦得不想说话,又仿佛把什么都猜了出来。然而有些东西依旧是说不出口,最后只得用破碎的嗓音拼凑出一句话来:“俱乐部,需要用一下生灵灭?”
    “嗯。”
    肖时钦的这种说法并不准确,然而孙翔也不愿意去纠正。他执拗地在心里辩解道自己的任务只是拿走账号卡,俱乐部具体是用一下还是直接卖了,他们这些选手,反正也都没有能力去对抗这些结果。
    何况,小事情还很......身体不舒服。
    就......明天再告诉他吧?
    
    明天他就会好了。孙翔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这样相信着。无论他做了什么事,肖时钦总是......很快就会好了。

    只要一点点时间,就会回来。
    就像一切会回来的东西一样。

124

    孙翔在那个晚上正式收到了自己转会轮回的通知。与此同时的,他的战斗法师小号通过了神之领域试炼,正式可以进驻神之领域了。
    
    第二天傍晚,孙翔带着自己的去向消息和小号的账号卡,哦还有一个食堂拿的苹果,走在去肖时钦宿舍的路上。走廊两侧的屋子空得七七八八,再也不复孙翔从前横穿走廊时看到的样子。
    这是孙翔第一次思考自己该怎样开始和肖时钦的谈话。先告诉他自己要去轮回了吗?还是先告诉他自己有个小号想加他好友呢?又再不然还是问问他身体难受不难受吧......
    走廊是长长的,走廊也有尽头。
    意外地,肖时钦的屋门开着,窗帘整齐地系好,暖金色的夕阳泼了一室。
    肖时钦不在。肖时钦的痕迹也不在了。
    桌子是空的,床也是空的。衣柜里没有了肖时钦的衬衣,沙发上也没有了肖时钦的靠枕。
    空调被肖时钦扫过了灰,沙发被肖时钦打过清洁剂。床单都是新洗的,还散发着肖时钦常用的那种淡蓝色的洗衣液的味道。

    肖时钦和嘉世的合同,只签到这一年的6月30日。在这之后,肖时钦已经......自由了。
    肖时钦甚至没有带走伴随了他六年的机械师。天大地大,孙翔知道,肖时钦可能去往任何的地方。
    他抹掉了自己在嘉世的近乎一切痕迹。仅仅留下的,是桌子上的一块亮黄色的东西。
    那块小小的塑料积木被细砂纸仔细地打磨过棱角,又在一侧穿了小孔、上了一个金属环。一条银色的细长链子从圆环里穿出来,委婉地堆叠在桌面上。
    孙翔把那块乐高托起来,手指难以控制地微微地收缩,又松开。金属的链子从指缝里飞快地漏了下去,伴着夕阳的闪光跳跃,如同抓不住的光阴。


TBC








炸出来几个前文埋的梗...........看在我还有一更就完结了的份上给点留言呗.............

(暗搓搓对手指



125~141

评论 ( 40 )
热度 ( 118 )
  1. 尤纳菲命名空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