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杨王杨|许斌】贫嘴风景杀的幸福生活(外二则)

上回开的点梗, @侑李 京津组; @鱼鹰 京津组; @喆 刘小别和许斌......基本就是相声专场.....

写着写着怎么就偏题了,变成大型情景喜剧......(你够


1.贫嘴风景杀的幸福生活


林杰走进网吧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王杰希和另外两个小家伙坐在一块,屏幕后面露出来三个毛茸茸的脑袋顶。

时值第二赛季春节假期,林杰才从老家拜年回来,跟王杰希说好了节后继续让他在微草训练。王杰希倒是告了一天假,说是有朋友远道过来,得陪着玩玩。约好了下午让林杰来找他,正好搭同一趟车回战队。


林杰走过去也没吱声,就静静站在这三个小家伙背后,看他们在网游里打团战竞技场。这一把估计也打了挺久,显示器旁边的敌我血量都清空了好几个,眼看着将要接近尾声。

这三个小家伙也是有意思,一个骑士,一个刺客,还有就是王杰希的魔道学者。骑士一身重甲开路,剩下两个职业那都是游走型的职业,打得也是特别放飞,满屏幕看着他们闪来闪去飞上飞下,跟两只兔子似的。林杰定睛细看,见骑士把手里的技能一交,盾击眩晕了对面的气功师,然后马上就被对面的枪炮师一个量子炮轰死了。好在他盾击交得及时,气功师正搓大招到一半,被盾击生生打断,一个念龙波愣是憋在手里没放出来。就见刺客开了步法闪到气功师身后,一套背击收割了最后那一点儿生命。

这几个小家伙,还挺可以啊?林杰看得也是仔细。那个骑士本就只剩一丝血皮,看不出太多深浅就死了,刺客的基本功却是相当扎实。刺客这个职业,喜欢玩的人多是沉迷于它那种极致的爆发,可惜这个职业血太脆,很多普通玩家,还没来得及爆发出什么,自己就先炮灰了。所以实际上刺客的高手,更多的是需要冷静地等待机会,还有就是细致地走位。无论是追求背击加成,还是单纯地免控免伤,刺客玩家的走位功力不精深都是成功不了的。然而刺客走位这种东西,太考验耐心和时机了。想要玩好,那得枯燥地长时间训练钻研,才能练出一手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基本功。林杰忍不住又看了屏幕一眼,好小子,刺客步法玩得相当溜了嘛。

骑士和气功师相继离场,局势瞬间明了。刺客、魔道学者,打对面最后的一个枪炮师,这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更何况,刺客和魔道那都是位移技能相当丰富的两个职业,近身输出不在话下,其中一个还是他最最熟悉的王杰希。

枪炮师飞炮试图走位,但是魔道学者并没有留更多机会给对面,两个转折让过相继而来的炮火,照面就是一套扫把旋风。再看那个刺客,血量就剩不到10%,再凑过去送人头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就连技能都懒得出了,慢悠悠地在远处溜达着保持不脱战,一边溜达还一边跟王杰希讲话,“我跟老邓就退休躺赢了哈?”

王杰希手上操作不停,倒是回了一句嘴:“你这就躺赢了?素质呢?”

那个刺客愣了一下,然后“哦”了一声,在屏幕里的熔岩冰霜各种特效里开始勤奋地刷屏:

6666666666666666666

66666666666

66666666666666666

6666666666666666666666

66666666666

66666666666666666


“行了不老王?素质不?”

“你从T市过来找老邓,就带了这么些优秀素质?”

这俩人你来我往地贫着嘴,手上却没耽误,就看枪炮师被王杰希晃得晕头转向,一片红的蓝的漫天的特效和666里,那血量是一层一层地掉。王杰希跟这个刺客斗嘴也是不无道理,魔道学者论灵活刁钻自然没得说,论伤害却是不如刺客一套背击连招爆发高的。刺客这个全荣耀爆发最高的职业要是加入战斗,一切早就结束了,王杰希不知省多少事。


那个刺客玩家正托着下巴欣赏王杰希的表演呢,突然网吧机器的屏幕上闪出一个倒计时来。估计这个人到得最早,一开始交的网费押金不够了,再不续费要被强制下线。

“老王你等会,我好像......内个......”刺客一边操作键盘鼠标一边念叨。

“哪个啊?”王杰希打游戏还挺专注,自然是没空看刺客玩家在搞什么。

林杰就看着屏幕上的刺客忽然动了,还是那套扎实的基本功,交叉侧步、逆雷步法、弧光闪,各种移动技能交得跟不要钱一样。

“老王你让我玩儿把内个。”

刺客那漆黑劲瘦的身影追着枪炮师和王杰希的魔道,一边往熔岩烧瓶洒开的火海里钻,一边就看他那所剩无几的生命跟崩溃一样地往下掉。双刀刃上一抹亮光凝聚:“赶紧让我死一回。”

王杰希含笑嘁了一声,魔道学者恰到好处地清扫。枪炮师浮空,正把后背送到刺客面前——舍命一击!


刺客玩家的屏幕强制断线的时候,这一场战斗也同时结束了。“你这舍命一击太糟烂了啊,哪有这么玩的。”王杰希一点也不客气,张嘴就吐槽上了。

说得也是,林杰也同意这观点。幸好是网游竞技场二打一,这要是稍微严肃点的场合,刺客孤身带着那么点血量还舍命一击,不是拿自己开玩笑么。

“这不老邓来了嘛,高兴。多好玩儿。”刺客玩家也不生气,还蔫坏地拖那个骑士下水。骑士倒是个好人,赶紧摆着手两边安抚。


林杰看看时候也不早了,拍拍王杰希的肩膀,王杰希才意识到身后多了一个人。简单打了声招呼,王杰希喊住了起身续费的刺客玩家:“老杨你别续,我得走了。”

姓杨的小家伙见到多出来一个林杰,倒也没太惊讶,估计提前都说好了安排。王杰希跟骑士玩家聊了几句,关照了一下人家不认识回去的路,林杰才听出来龙去脉——合着这仨人都是网友,算是同年龄段里面水平都挺高的玩家,在网游里也没少厮混。骑士过春节来B市走亲戚,三个人就趁机面基一下。


王杰希起身穿外套戴围巾,一副马上走人的意思,惹得那个小刺客依依不舍地往这边看,显然是没玩够,眼睛跟粘在王杰希身上一样。

王杰希倒是没注意到这些,外套袖子套了一半,忽然想起什么事来。“老杨,你别忘了去拿内什么。”

“噢。”

生人在侧,姓杨的小刺客也不贫嘴了,乖乖往网吧前台去。林杰倒是觉得挺有意思,别看三个人都没成年的样子,一张嘴还老杨老王老邓,跟多大岁数似的。说起话来净是暗号,这什么内什么,哪什么啊?


小刺客半分钟就回来了,手里三张身份证一甩。

王杰希,杨聪,邓复升。


2.三零一度的故事


第九赛季第五周,周一。T市一个普通的清晨。


许斌起了个大早。


其实联盟里的职业选手,起床睡觉的作息都是很规律的。更何况许斌一个T市土著,人生中三分之一的幸福都寄托在小区门口那几家早点铺里。好煎饼果子是抢手货,八点半一过准时收摊,求爷爷告奶奶也没用,明天请早吧您呐。

所以许斌为了那几家好吃的早点摊,天天都起着大早儿。


不过今天不一样,今天的许斌起大早是为了最后检查一遍行李,然后就拖着箱子出发了。

门口早点摊的大妈们都认识他,一个个笑着招呼这个小伙子。许斌跟熟悉的摊主们寒暄几句,什么都没买,径直往杨聪家去了。


杨聪家不远,两条街开外。其实昨天战队经理就带着王杰希来了,跟三零一度战队交换了最后的转会手续,许斌也签了一堆人事上的合同。根据合同上的生效条款来说,今天的许斌,各种档案啊社保啊人事关系啊,就已经属于微草战队了。

真不习惯。


战队的意思本来是昨天把许斌一道接走的,不过许斌还有些交接的文件没盖好章。王杰希就说没关系,他可以多等一天,第二天开车把许斌带回去。

许斌还寻思王杰希这一晚上住哪呢,房费是不是微草报销啊?就看杨聪轻车熟路接下话茬说,正好,你住我那吧。

怎么总觉得这俩人其实是在打配合?


许斌拖着箱子,慢悠悠地沿街往杨聪家逛。他们俩住的城区,也是颇有历史的一片地方了。许斌刚来三零一的时候,有一回挺晚了,杨聪还送他回家。走到街口的时候,杨聪悠悠地开口说,以前这一片,是义和拳的堂口,你知道不。


那天晚上是个阴天,天上层云积聚,反射着城市的灯光,泛出一种隐隐的紫红色。

许斌想了想,说:“啊?”

杨聪嗤地一声乐了。


许斌就是那时候开始,在联赛里勤勤恳恳地奋斗。这一群天赋不够勤勉来凑的好小伙子,肩并肩地不住拼杀,这不是也闯出了一片天地。

后来许斌问杨聪,你那时候乐什么啊?杨聪说,不乐什么,就突然觉得挺逗。


其实这个城市的氛围,一贯亲切友好,圆融自如,小富即安,与世无争。可是这几百年风风雨雨挡不住地来了又走,于是积攒下来的草根奋起与江湖义气,也浸入了三零一的气质里。

也挺好。我们俩住挺近,中间隔着义和拳的旧堂口。许斌也笑,不知是笑义和拳,还是笑九赛季而今的他自己。


许斌自然是认识杨聪家门牌号的。随便在防盗门上凿两下,杨聪就披着外套把门拉开了。一边开门一边还说,“正好来了,进来坐,吃早点没?”

还管早点吃,很可以呀?许斌心里大乐。

杨聪问了两句吃什么,可能是急匆匆出门忘了东西,转头往屋里面喊:“哎老王,许斌吃煎饼果子,你把内嘛给我拿过来。”

厨房里这时候才飘出来王杰希的声音:“在哪儿呢?”

“不就在内哪儿呢”

厨房里一阵开冰箱拉抽屉的声音。

“你要哪个啊?”王杰希的声音懒洋洋的,这语气,跟平时许斌印象里的那个微草队长可是差得有点远了。

“就还内个吧,你拿俩来。”

“噢。”

过了那么几秒钟,王杰希眯着眼睛从厨房出来,伸手递了两个白皮儿鸡蛋到杨聪手里。

这人是不是没睡醒?一会儿能开车吗?许斌腹诽。捺不住好奇多看了两眼,这头发丝儿怎么还有几绺在脑袋顶上乱翘呢?

“你别忘了内什么啊。”王杰希慢悠悠地嘱咐。

“忘不了,这不么。”杨聪晃晃手里的钥匙串,下楼买早点去了。

从头围观至尾的许先生表示怀疑自己的智商。眼睁睁看着杨聪消失在小区门口,王杰希也没跟他太寒暄,进屋洗脸去了。许斌还坐在沙发上琢磨,他们这交流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听不懂呢?


**


“二他妈妈,快拿大木盆来!”杨聪伸脚把门扒拉开,一手拎着三袋子吃的,人还没进门,声音就飘来了。

“哪儿呢?”王杰希正在厨房里盛粥,这一看就不是第一回住杨聪家了,轻车熟路的,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

“就在内哪儿啊,赶紧的。”

许斌听着这俩人说话,没来由地,就自顾自坐沙发上傻乐。杨聪其实普通话挺好,接受采访时候一点T市方言的味道都听不出来。可是私下里和熟人在一块儿,他就喜欢没事儿飘几句本地话,说出来心里挺舒坦。

杨聪把东西放桌面上,拎出装豆腐脑的塑料袋来。王杰希送过来一个小钢盆,杨聪就着王杰希的手,把豆腐脑倒了进去。

“看这大果子,新炸的,热乎儿,可赶这波儿了。”杨聪一边倒还一边念叨。

“明儿是不是还有一波儿咸带鱼?”王杰希一边捧着碗一边逗他。

“可不呗,四斤还高高儿的。”杨聪接话茬那是眼都不眨。


许斌坐沙发上憋半天,笑还不敢出声。这都是老相声里面的梗,说老爷子出门钓鱼啥都没钓着,还死要面子跟老婆吹嘘,其实就是市场上买了四斤咸带鱼来充数。这段子整天在相声广播里放,在T市都是家喻户晓的故事了。


“你看看你看看,就知道傻乐。老大不小了还缺心眼儿,去了微草你怎么办。”杨聪一边乐还一边不忘怼许斌。

“去了微草,不有我呢。”王杰希这就开始帮许斌说话了。

“二他妈妈这就向着孩子了啊?”杨聪又开始贫。

“你是二他妈妈,我是二他爷爷。”王杰希一个B市爷们,能给杨聪白占便宜么?也是想都没想就回嘴,起手就占据了伦理辈分的制高点。

“我才是二他爷爷,你是二他妈妈隔壁内老王。”

“隔壁老王也是孩子他亲生父亲,你少跟我这装大头蒜。”王杰希懒得跟他继续贫嘴,自顾自收拾起了那几袋子早点。

“好好我装蒜,孩子归你,随你姓儿,行了吧?”杨聪给王杰希怼得没脾气,语气里竟然还哀怨起来了。一句话说完,也就拉开椅子坐一边儿,翘着腿看王杰希忙活。


许斌转会微草,那是战队之间的协议交换。合同都签完了,板上钉钉,杨聪心里再舍不得,也就只能口头上念几句。其实杨聪心里也知道,许斌去了微草,能施展的舞台自然比三零一这种中游战队要宽广太多了。这次交换转会,无论对许斌个人还是微草整体,都是一次前进的机遇。这还有什么可说呢?只能祝福了吧!

许斌正靠在沙发上看他们斗嘴呢,突然就见杨聪转过头来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特别慈爱的微笑。许斌心里有点发毛,心说这是什么套路啊?

二他妈妈,那是T市人的一种老说法。一般人家生下头生子之后,为了保佑孩子少病少灾,都会去娘娘庙里拴娃娃,也就是请个小泥人放在家里,当作头生子的替身、家里的“老大”,意思是有什么灾祸都让泥人承担了,真正的孩子就能健康成长。所以T市人即便是头生子,也都叫“二哥”,那就是因为家里排行老大的位子已经让泥人占去了。既然有了“二哥”,相声里说的“二他妈妈”就是称呼媳妇的意思了。不过这屋里就仨人,杨聪管王杰希叫二他妈妈,管自己叫二他爷爷,这俩人把长辈的位置占全了,那我是什么呢?什么叫孩子归你还随你姓啊?

许斌深深地感觉自己被占了伦理辈分的便宜,还是隔空中枪。这俩人论资排辈儿好半天,连个插嘴的机会都没留给他,许斌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


早饭后,杨聪把王杰希和许斌送到小区门口儿停车场,眼瞅着王杰希找着了车,也知道跟许斌告别的时候到了。时候还不晚,阳光尚且不热辣,只是斜斜地投些树影下来。深绿的树冠里偶尔传出几声鸣叫,而后有鸟儿扑动翅膀,只留下颤动的枝头。


许斌从小跟奶奶长大。每个饱食之后悠闲的午后,老人家昏昏欲睡,许斌就在旁边儿写作业。收音机里一阵阵沙沙的杂音,放着一段又一段的评书,里面的套路许斌都会背了。

前文再续书接上回,欲知后事下回分解,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去了B市,好好照顾自己。”杨聪看着许斌,正色道。

B市其实真的不远,坐高铁半小时也就到了。可是土生土长的的T市人,基本都把去B市当成出国一样,宁死不离家的大有人在。“世界的尽头在杨村”就是描述这种心态的一个名句:杨村,那是B市T市中间的隔着的最后一个大村镇,跨过杨村去了B市,这种举动在T市人民眼里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主动告别这个美好的世界......

许斌看着这个两年来坐在自己身边,一路鼓励自己打磨风格、指点自己逐渐成长、与自己并肩收获着荣耀的队长,心情是复杂的。他张了张嘴,想说句不掉面子的场面话,可是嗓子像被什么堵着,竟然是一声都没发出来。

“有空多回咱T市看看。”杨聪露出了一个温柔又无奈的笑容,看着许斌这般欲言又止,心里也是感慨万千。最后,还是杨聪主动伸出手来,拍拍他的肩膀,索性又把这个最得意的队员单手搂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多回来看看你爸爸,还有你三零一的叔叔大爷们。爸爸爱你。”

......等会儿,什么叔叔大爷爸爸啊?!

许斌给噎得脸都青了,那些复杂的心情一下就消失得没影儿。合着队长带着队员都比我高了一辈儿,临走还得代表全队占我这点便宜是吧?这人肯定还记恨微草把我挖走呢。说好的队长风度呢?是不是专门装出来给王杰希看的?

许斌都是微草的人了,王杰希能不护短么?“你别净瞎说。”王杰希瞪了杨聪一眼,大一点的那只眼睛显得更大了。


3.微草一家人


第十赛季夏休期,第一天。

说是夏休期第一天,其实是说微草战队半决赛负于轮回,全队回归B市的第一天。这一天,理论上来说战队已经没有迫在眉睫的任务了,上午王杰希组织全队复了一下盘,下午就可以自由活动。

不少人都利用这难得闲暇的时间出门逛逛,买点必需的东西,家里离得近的也有回家看望亲人的。刘小别订了总决赛的机票,想着跟队长一起去S市看总决赛,在队里多留了几天。正好新买的耳机到了,刘小别随手把耳机挂耳朵上也没开音乐,就是做做生人勿扰的样子。他的座位离训练室门口近,挂上耳机省得出来进去的人瞎和他搭话。


刘小别刚打开日常训练的组件,还没上手操练呢,一个不那么熟悉的声音就从门外飘进来了。

“我看行,咱们下回去内谁那儿也可以搞一搞。”

“你是乐意去,人家才刚搬家,乐意给你搞么?”

刘小别心里一惊,这不是队长么?正翘着腿的葛优瘫赶紧被他换成了标准训练坐姿。

“所以搞一搞嘛。再把上回内谁也叫上。”

“行吧,我一块发消息问问。”队长也不知跟这人说的什么事,听了半天刘小别也搞不清所以然。

“你等会儿,上回说的那地儿,你今天还去看么?”不熟悉的声音又说。

“看看呗,时间来得及,回我们家天还没黑。”

“可回我们家天就黑了啊...”两个人说着话,沿走廊越走越远了。

“那你上我那儿去,明儿再走呗。”队长口气淡定,刘小别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哟,你等等,”不熟悉的声音忽然停下了,声音还挺严肃的,“内什么是不是忘里面儿了?”

“......好像是。”

刘小别听见队长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赶快做出一副专心训练的样子降低存在感。果然,王杰希换了身平常衣服,急匆匆推门进来,去座位上拿了什么东西,转身又出门去,走之前果然扫到了刘小别一眼。“幸亏伪装得好啊!”刘小别庆幸。就在王杰希关门的一瞬,刘小别飞快地一瞟,竟然是三零一的队长杨聪等在门口。


......这俩人怎么跑一块儿去了?

训练门一碰上,刘小别赶紧摘下耳机专心偷听, 就听见队长还挺诧异地问杨聪:“你怎么知道水忘里面儿了?我都不记得了,你还想着呢?”

“我不知道啊。”杨聪这声音,一听就是乐了。

“不知道那你还说忘了东西?你刚才说内什么,到底是哪什么?”

“我就随便一说呗,你这么急匆匆出来肯定忘东西啊。”杨聪这声音更高兴了,感觉牙花子都要乐出来了。

“你行,你诈我。”王杰希这声音,冷冷的,一下就硬得跟后槽牙挤出来的一样。

“诶诶别介啊,这不逗你玩儿么,走了走了.....”俩人这回是真走远了。


刘小别手里这还捏着耳机呢,又听了半天,倒是什么也听不见了。扭头一看,旁边袁柏清倒是兢兢业业地真在那训练,身边发生的这些事那是一概不知。


“哎,哎,别训练了,大新闻。”刘小别戳戳袁柏清的胳膊肘。

“什么新闻啊?”袁柏清这一套训练眼看就完了,舍不得中途抛下,还顽强地继续着呢。

“三零一的杨队刚才来了。”刘小别小声跟他八卦。

“噢,来了啊。”袁柏清好像根本没过脑子,随便就敷衍了一句。

刘小别倒是不以为意,自顾自在那念叨:“你说,咱们队长跟杨队,是不是有点儿内什么?”

“什么啊?”袁柏清听不明白。

“内什么啊!”

“哪什么啊?”袁柏清一头雾水。

“就特别内什么啊!”刘小别崩溃。

唉,你说说,怎么我就找不到一个这样懂我的人呢?

刘小别往后靠在椅背上,无心训练,索性又葛优瘫了一分钟,还在那抓着蛛丝马迹回味呢。

“啧,就这俩人,太内什么了......”

“哪什么?”训练室的门突然又开了,刘小别吓了一跳,生怕是队长去而复返。结果抬头一看,是许斌上厕所回来了。

“说什么呢?你们俩在这打哑谜。”许斌跟刘小别早就混熟了,什么游戏里外的事情倒都能说一起去。

“说刚才三零一的王队来了,跟队长一块出去呢。”刘小别兴味索然。

“哦...对,特内什么,是不是?”许斌这人平时挺温和的一个人,忽然眼睛里就开始冒光。

“对对对!特内什么!”刘小别简直要站起来和许斌会师握手。

“嘿,不是我说,仔细想想,这俩人早就很内什么......”许斌干脆拉一个椅子来,反正夏休期么,训练室也就是一个大公共机房。两个人头碰头小声交流暗号,把袁柏清烦得不行。

“哪什么啊?你们两个?有话能好好说吗?”


微草战队的夏休期第一天,依旧是充满活力的一天。


---------------------------------------------------------------------------

感谢收看,接下来请收看微草战队主演的大型情景喜剧《我爱我药》,以及许斌主演、微草战队与三零一度战队联合参演的室内情景剧《闲人许大哥》(如果看不懂小标题的梗请告诉我,很害怕小标题槽的梗太生僻......缩(评论里小标题已经要爆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45 )
热度 ( 1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