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相关。归档整理用。

© 命名空间
Powered by LOFTER

【孙肖】今天小事情喜欢我吗 27~34

1~11   12~20  21~26


27.


后半场孙翔终于停止了痛苦的蠕动,整个人表现得特别安分。换言之就是靠在肖时钦身上一动不动睡得跟死了一样。

一曲终了,张佳乐在掌声中行礼致谢,又伸手邀叶修起身。肖时钦想鼓掌而不能,只得苦笑,而后象征性地单手拍拍膝盖。

拉赫玛尼诺夫是真的好听,好听得像梦一样。


掌声渐渐止歇,舞台灯光调低又复亮起。观众席上的光线却一直暗着,扰不到某位大爷一场好眠。孙翔一年四季泡在泳池,头发已经被次氯酸钠漂得微微褪色,此时灯光遥远的映照之下,边缘又被染出一种昏暗的金黄。


肖时钦低头帮孙翔拉一拉膝盖上的运动服。孙翔睡成一片天然的人事不知,肖时钦觉得心软,任由他把重心安稳地继续交付在自己身上。

颈窝传来年轻人头顶特有的干燥的温暖。


28.


“诶,诶,说你呢,赶快醒醒。”孙翔睡得松松软软迷迷蒙蒙,恍惚中有人戳他肩膀。

“散场了,我们一会锁门了。”孙翔睁眼,看到叶修单手捏着琴弓,演出服还没换下来呢。

嗯?这就完了?怎么感觉没听几首呢?——孙翔使劲眨眼适应明亮的灯光。

“舒服吗?”叶修一脸幸灾乐祸,“音乐会靠在小肖肩膀上补觉?”

靠在谁肩膀上?

谁当初好凶还不理我的?就算睡死了也不要靠在他肩膀上——

咦?

孙翔摸摸脸上硌出来的红印子,还是肖时钦衣服肩线的形状。

咦!!!!!!!!!!!!

孙翔目瞪口呆,感觉自尊心受到一万点暴击。

肖时钦在旁边哭笑不得,然后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半边身子,捞起运动服拍在孙翔脑袋上。


29.


音乐会补觉有个弊病,就是晚上容易睡不着。

比如现在的孙翔。


孙翔单膝支在床上,一边擦头发一边偷看肖时钦编程。

肖时钦感到那股目光就跟粘在他后脑勺一样,别提多不自在。

“怎么?”肖时钦转头,果然和孙翔对上,“这么晚不睡觉呢?”肖时钦不睡那是常事,孙翔可是有晨训的。

孙翔反倒心虚了似的,拿毛巾把头发乱揉一通,然后才下定决心开口。


“......你不生气啦。”开口还有点委屈。

“......不生气。”肖时钦一猜就是这一出。

“那以后还回来吃晚饭吗?”孙翔在意的竟然是这个。

“吃呀。正好上个项目忙完了。”

孙翔的眼睛一下就亮了:“真的?”

“真的。”为了表示诚意,肖时钦还笑了笑,虽然有点僵硬。

“......那你证明一下。”孙翔把毛巾往床头一扔,起身走到了肖时钦面前,凑得特别近。

证、证明啥?怎么觉得这么危险?

肖时钦不由得就往后挪了挪椅子。

“你给我编数据用的插件最近打不开了,今天赶紧修修。”

就证明这个???

孙翔的内心狂喜乱舞。嘻嘻嘻嘻计划通!我又不用做作业了!


30.


今天你找到bug了吗:

找到了。【我看你病得不轻.jpg】


31.


冬去春来,时光飞逝。日子过得安安稳稳。

孙翔在小公寓里逛来逛去,从一屋逛到另一屋,如是三次。

“找什么呢?”肖时钦都发现了。

“找我水杯。”孙翔抓起床头柜上的衣服看看,又扔回去。

“在洗碗池里吧。”肖时钦编码如飞头也不抬。

孙翔扭头出门去厨房,果然在碗堆里把水杯找着了。

“你怎么知道!”孙翔震惊。

“你早上冲过咖啡,肯定懒得洗......”肖时钦无奈。

孙翔嗷的一声倒在床上。


32.


“你编什么呢?”孙翔捧着失而复得的水杯围观肖时钦编程。

“帮学生会开发个小功能。”肖时钦解释,“微博求签,听说过么?”

“没听说过。”孙翔答,想了想又有点不爽:“是不是王杰希让你干的。”

“嗯......签语库他提供......”肖时钦看着孙翔眉头一皱,赶紧在他那句“不许干”之前按住手背劝,“挺好玩的,你试试。”


肖时钦自己的版本还没开始搭建,于是就让孙翔去微博玩现成的。

孙翔掏出手机。


IamOneAutemLeaf:

@微博求签


肖时钦探头看了一眼就震惊了:“这是你微博号?IamOneAutemLeaf?”

AutemLeaf?

Autem???

“嗯,对啊我还没加过你,”孙翔挺自然地伸手,“加一下?”


后来肖时钦非常后悔那天鬼迷心窍暴露了自己的微博大号。作为一个优秀的码农,每次见到Autem这种拼写出现在首页上,肖时钦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孙翔捧着手机关注了@生灵灭,回首页一看,签语已经返回来了。

IamOneAutemLeaf:

#微博求签# 第五十四 大凶 

身同意不同 枫火黯长空 辕轮常在手 鱼水未相逢


这啥?

孙翔送给肖时钦一道犀利的目光。

“这个啊......”肖时钦满头黑线读了一遍,“嗯.......”还真有凶签?有吗?为什么从来没见过?

“说我最近要倒霉吗?”孙翔还挺不服气。

“嗯,也看你怎么想......”肖时钦心里挺紧张,还得试图想个办法圆回来。

孙翔什么运气啊这都是......

“那怎么办啊。”孙翔嘴一撇,哐当一声坐在床上,“不好玩。你也不许做。”得了,最后又回到这来了。

肖时钦一脑袋黑线。“这些求签啊基本都是骗人的,你别信......”打扰了这位爷的好心情,他能有好果子吃吗?

“骗人也不许做。”孙翔开口,想都不想,“要么你做一个不骗人的。”

“算法就是随机数,谁做都是骗人......”肖时钦无奈。

“我不管。小事情你去做一个。”

小事情这么好,一定不会骗人。

“我怎么做一个不骗人的......”肖时钦扶着额头苦笑。

“小事情你会骗我吗?”


33.


“大凶签。怎么办。”好好一个星期日,孙翔就抱着手机在沙发上念叨。

合着这位爷心里还在意着呢。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张佳乐一回家就开始凑热闹。

“你看。”孙翔把手机一递。

“哎呦,大凶啊......”张佳乐捧着手机就朗诵开了。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念的什么啊?”最后叶修也从屋里出来,“求签呢?几岁了?”

“你看这个,”张佳乐把手机递给叶修,嫌弃地看着孙翔:“这几天离我远点啊不要破坏我们家的风水。”

孙翔被这两位堵在沙发上,都要纠结死了。还破坏你们家风水,难道微博求个凶签晚上就要睡大街?

叶修盯着手机看看,忽然高深莫测地一笑:“我跟你说,以前王大眼会算这个,这些凶签啊什么的,都是可以破的。”

“哦?有这种说法?怎么破?”张佳乐将信将疑。

“这庙里求签,求的是结善缘、布功德,总不能把人往绝路上逼。”叶修讲得像模像样,“凶签一般都会故意露个破绽在外面,给人一个机会,逢凶化吉,转危为安。”

“哦,你还能看出来呢?”张佳乐双手抱胸看叶修表演。

“你看这个,‘鱼水未相逢’,”叶修指着手机说,“这就是破绽。”

“那你说怎么破呢?”

“‘鱼水未相逢’呢,就是说有鱼无水,有水无鱼,死境,可不是大凶。只要两下相逢,不就逢凶化吉了吗?”叶修特别坦然,“晚上吃水煮鱼可破。”

张佳乐气得都笑了:“你就直说想吃水煮鱼!”

“诶诶别动手,昨天不是你想吃水煮鱼吗?哥这么贴心,喂喂......”


34.


出来喝水旁听全程的肖时钦表示心好累x3。

不过水煮鱼是无辜的。吃!


后续: 35~43

评论 ( 55 )
热度 ( 278 )